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許伊妃時報出版 2020-03-30 圖片來源:unsplash
黑暗中,她把過去的自我埋葬,哭著破繭,笑著重生,帶著台灣殯葬業的包袱,接受日本生命禮儀的訓練,替台灣的殯葬文化注入新的思維,把家屬的感覺擺在第一,她相信喪禮是一種藝術治療,除了了解死者生前故事,體諒家屬的痛苦,更要緊的是重視參與者的心情,因為,她處置的是遺體,但療癒的是你。

【做工的人,做夢的人】我們都是職場裡做工的人>>>

這天實習跟上了社長在北海道的案件,也是我第一次了解到納棺師和家屬面對面的對話內容,雖然當下的我只能夠在一旁聆聽,但我依然充滿了不可思議。

亡者是一位因為腦瘤過世的老父親,我們一進到家門, 和一般的拜訪沒有不同,在基本的招呼禮儀結束之後,社長拿起紙筆,和家屬面對面的開始進行對談。

「您願意讓我們多了解一些和爸爸相關的事情嗎?」雖然用的是很硬的日本敬語,但不難感受說話的人眼神裡散發出的關懷。

「不用勉強,在能夠想起的範圍,說你願意說的就好, 沒事的 !」

亡者的兒子先簡單回答了一些基本的問題,像是生前病情遺體狀況;接著社長問了爸爸的生前興趣是什麼?有沒有特別喜歡的東西?

「嗯,有,爸爸喜歡釣魚。」兒子說完,突然低下頭。

「你們以前很常一起去釣魚嗎?」不知道社長是不是也觀察出了些什麼所以這麼問了

「嗯⋯⋯小的時候、有一起去過⋯⋯小時候⋯⋯」兒子眼睛含著淚水,幾秒過後突然抬起頭問了一句:「請問釣竿可以放進靈柩裡頭嗎?」

社長帶點不好意思地解釋著皮革跟金屬物品是不能夠放進靈柩裡頭的,家屬也帶著好像提出了過分要求的尷尬表情,當然也有明顯的失望。

這些簡單的對話結束,但其實我們已經收集到最重要的資訊,回到公司,社長和單位的同仁開始共享家屬和亡者的對話筆記,除了基本的死亡原因、遺體狀況、有無傳染疾病等等,但,最後大夥們討論的竟然是──兒子說想放釣竿進入靈柩怎麼辦?

因為日本紙紮的使用並沒有像台灣一樣頻繁,沒有辦法馬上就變出一支釣竿紙紮。

不管時間上還是材質上,都沒有辦法克服,但眼前的團隊沒有一絲絲想放棄的念頭。這時,社長突然說了一句:「作りましょう !(動手做吧 !)」大家笑著回應:「はい!(是的) !」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新手主管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