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琳達 D. 安德森, 索妮雅R. 班克斯, 蜜雪兒 L. 歐文斯平安文化 2020-04-10 圖片來源:unsplash
「沉默契約」是普遍存在於我們人際關係中的「潛規則」,源自於那些你以為對方「應該」知道,卻無法坦率說出口的期望或信念。明明期待對方這麼想、那樣做,卻因為害怕關係破裂、擔心衝突、義務感或罪惡感,而寧願逃避溝通,選擇沉默。

丹妮兒嘗試和塔拉討論這些問題,卻總是無功而返。塔拉對她的行為都有現成的理由;經常辯稱:「我都把工作做好了。」她還說自己頭腦很好,用不著解說溝通就可以了解指示,並且聲稱她之所以總是一到下班時間就急急離開,是因為要去保母那裡接小孩。

同時,丹妮兒還有個習慣,會等到挫折感累積到高點時,才和塔拉直說她在意的事,她知道在這種男性居多的工作環境中,兩個女人的口角對她們兩人都不好,丹妮兒便小心翼翼克制著她的不滿。

結果,她經常生著悶氣走開,不顧這些懸而未決的問題。有時,她自己也會跟著採取消極攻擊,在攤牌過後幾天,只簡短回應塔拉。

像塔拉這樣採取消極攻擊的員工,可能讓人非常沮喪,不只因為她的行為有反效果,也因為她不為自己的敵意負責。她或許為自己的行為,提出自以為正當的理由,但是這樣的辯解通常沒有直指事實核心,所以很少有幫助。

再說,辦公室關係中包含了無數的沉默契約

當你捲入衝突,最為積極進取的做法之一,就是思考自己是否也加入了造成問題的沉默契約。

探究其中的沉默契約

塔拉的本性是消極攻擊;而丹妮兒總是容易生氣,不像有自信、會以權威處理狀況的上司,這些都影響了兩人之間許多的沉默契約。

塔拉感覺:即使在職場,我也有自主權。丹妮兒是上司,但她不是在我「之上 」。

丹妮兒的沉默契約則像是:我是公平講道理的主管,所以當我要求部屬做事時,她就必須去做。

塔拉是在年少時期發展出消極攻擊的個性,她極力不要消失在雙親的陰影底下,冷酷嚴格的父母管控她的每一個決定―― 從應該穿什麼到大學主修的科系。

塔拉以消極攻擊做為抵抗,她會「不小心」弄髒衣服,太晚到校而被關在教室外,跟父母不認可的孩子一起玩。等塔拉一有足夠的錢,就搬出家裡。

丹妮兒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可能協助觸發了塔拉的消極攻擊回應,因為她假定辦公室階層分明、不容置喙,大家都會遵守。

但是塔拉對於前老闆的作風比較開明:一起做專案時,他會徵求塔拉的意見,這讓塔拉比較容易接受指示,而不會像成長過程那樣,覺得自己受到控制。

丹妮兒在這段人際角力中還扮演了其他角色,當塔拉採取消極攻擊的行為時,丹妮兒也以同樣的方式回應。探究丹妮兒的背景,有助於解釋這樣的行為。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新手主管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