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琳達 D. 安德森, 索妮雅R. 班克斯, 蜜雪兒 L. 歐文斯平安文化 2020-04-10 圖片來源:unsplash
「沉默契約」是普遍存在於我們人際關係中的「潛規則」,源自於那些你以為對方「應該」知道,卻無法坦率說出口的期望或信念。明明期待對方這麼想、那樣做,卻因為害怕關係破裂、擔心衝突、義務感或罪惡感,而寧願逃避溝通,選擇沉默。

丹妮兒來自一個長幼有序的家庭,家中角色有清楚定義,也確實執行。每個人都按照本分行事,其中不言而喻的信條就是,這種條理性不容紊亂的細節,也不容討論:「去做你的事。」

丹妮兒在這樣的秩序中感覺舒適,所以在求學及進入職場,她都努力尋求明確清楚和效率。問題是,她死板的管理風格並不適合塔拉。

解除沉默

這些沉默契約需要處理,加以改變。丹妮兒是主管,握有絕佳立場可以開啟對話,讓兩人盡釋前嫌,取得互相的新諒解。考慮到雙方為這個工作關係所帶入的期望,兩人都不太可能會對這場對話感覺愉快。

但是,丹妮兒身為主管,有責任要對手下清楚說明她的期望,此外,協助部屬在公司發揮效用並且取得成功,也是她的職責所在。

在展開關於兩人工作關係的對話之前,丹妮兒和塔拉可以先試著找出兩人對於職場的信念和期望。

在這樣的發掘過程中,寫下觀察是很有效果的訓練。對於丹妮兒怎樣給出工作指示的描述,塔拉可能會寫下這樣子的情況:

丹妮兒要我做事時,她通常會一再詢問我是否了解,然後我就覺得生氣沮喪。

我期望人們給我空間去做我被指派的事,因為我假設他們看得出我很聰明,說一次就懂。當主管不斷來詢問我做得如何,我相信這顯示他們不相信我有獨立解決事情的能力,而這是我在充滿控制慾的專橫父母手中長大之後,就一直痛恨的事。我相信被督導者不應該被當成小孩,督導者也沒有權利一直監看我。

揭開職場的沉默契約時,對於使得這場對話必須進行的事情,提出你的觀察和經驗,將會很有助益;此外,如果你同時聽取其他人的觀點,也會非常有效果。

所以丹妮兒可能會說:

看來,我們對於工作關係有不同的期望。例如說,安排會議行程時,我通常會提出幾個可行的時段,而你往往回答說全都不方便。就我這邊來說,我給了我期望你從中選擇的幾個時間,但你卻提出不同的時間給我選擇。

我假設你了解我有權力把會議訂在我認為合適的時間,而不是你有。我始終相信,遵從商業準則,例如這樣安排行程的方法,可以幫助我們讓工作更有效率。

我想知道,你是怎麼看待這種情況,對於我們兩人應該怎樣合作,你所抱持的期望又是什麼?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新手主管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