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朴智賢、徐琳大田出版 2020-04-14 圖片來源:unsplash
她叫朴智賢,國籍北韓。一個初春的夜晚,她橫渡圖們江,那時白雪覆蓋江面,她的皮膚和髮絲結凍僵硬,每跨一步,就與恐懼同在。臨走前,她寫一封信給父親,留了一碗飯在他身邊,如果父親餓了,至少他能吃到一點米飯……

我隱懷不安,跟著光哲爬上五樓。那是戶只有一間臥室的公寓,格局跟我們在羅南的第一間公寓一模一樣。屋內四壁蕭然。鎮一家人已經變賣了所有,換取白米和玉米保命了。他們全家躺在臥房的地板上,一個挨著一個蜷曲著身子,四周是凌亂的空碗。

他們陷入沉沉的昏睡,永遠醒不來了。樓長告訴我,他們在街上晃了7天,什麼吃的都沒找到,於是全家一起用完最後一頓飯後,便一起躺下等待死神上門。餓死當然不好受,但能夠全家死在一起卻是一種幸運。

那地上躺著的有可能是我們一家……我不希望正鎬放假回來看到的是這樣的一幅景象。我不想死。不想一個人孤單死去,也不想全家一起死。

就在同一年,有一天我陪母親到水南市場,她買了一塊米糕給我,這讓我喜出望外。

在這樣的時局下,一塊米糕,真是想也想不到啊!正當我張嘴要咬下去的當兒,一個小傢伙不知從哪裡蹦出來,一把從我手中搶過去,隨即逃逸無蹤。

在旁邊全程目睹的攤商笑著對我說:「妳看!我不是叫妳偷偷藏起來吃嗎?太不小心了,妳!」

他不是唯一耐不住飢餓變成小偷的孩子。同一天,在回家的路上,我甚至認出沿街一攤一攤乞討的孩子當中有幾個是我的學生。說實話,看到他們還活在人世,我都有點驚訝。他們已經一整年沒來學校上課了。

他們步履蹣跚地在街上搜尋食物;他們鑽進火車車廂,等火車過隧道的時候成群衝出來,搶奪工人背包裡吃剩的食物殘渣。這群孩子還有一個特別的名稱,叫做「候鳥」。

這群雛鳥已經無法安穩地待在鳥巢裡,等母親銜回蟲子放進他們嘴裡了,求生本能的逼迫下,他們搖身一變成為掠食者。

看著這群衣衫襤褸的孩子,身穿母親從中國買回來的合身海藍色套裝的我感到不知所措。當其中一個小孩突然伸出手往臭水溝裡撈飯粒時,我只能猛然別過頭。

這景象,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我覺得噁心,又羞恥。為他們感到羞恥,也為自己感到羞恥。我是他們的老師,我利用了職位的影響力,宣揚謊言和神話,讓他們相信金氏家族一直在保護他們。我知道我欺騙了他們。

騙子……我就是個大騙子。這番覺悟令我窒息,難以承受,但如果我想繼續活下去,就必須接受這個事實。

第二天,早上的課結束時,承哲過來找我:

「老師,今天下午我可以提早放學嗎?」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新手主管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