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朴智賢、徐琳大田出版 2020-04-14 圖片來源:unsplash
她叫朴智賢,國籍北韓。一個初春的夜晚,她橫渡圖們江,那時白雪覆蓋江面,她的皮膚和髮絲結凍僵硬,每跨一步,就與恐懼同在。臨走前,她寫一封信給父親,留了一碗飯在他身邊,如果父親餓了,至少他能吃到一點米飯……

早在金日成去世之前,糧食已經出現短缺,到了1995年,我27歲時,政府發不出薪水了,所以我決定把我僅存的少許食物配給券送給軍隊:這是我僅能為弟弟做的了。

姊姊生下秀晶之後便辭去工作,專心照顧小孩,當然還是得完成她身為大媽在自家社區公寓該分擔的清潔工作。她很喜歡她之前的工作,但她知道女人一旦生了小孩之後,遲早會被辭退,所以她乾脆先辭職。只是,光靠她先生的微薄收入,養小孩真的非常辛苦。

大多數的工廠因為缺乏原料和電力供應而停產,包含我父親工作的那一間,於是許多人甘冒摧毀社會主義的大不諱,挺著被槍斃的風險,成群結隊地搶奪工廠裡所有可以拆走的東西:鐵塊、梯子,甚至電線,精確地說是被包覆在絕緣體內的銅線,這東西在中國可以賣得好價錢。飢餓召喚出人性的醜陋面,將正直的好人變成罪犯。他們連埋在社區公寓對面地底的泡菜罈子都偷,那是大家公認最神聖不可侵犯的地方。

人們喝的河水遭到工廠廢棄物的汙染,汙水引發腹瀉,只有在黑市要價兩三百韓圜的藥才治得好;想想當時一公斤白米的價格是150韓圜,就知道藥有多貴。

200韓圜也是一間公寓的價格,人們賤售房屋換取一、兩公斤的白米或玉米。房子賣掉之後,全家人只得流落街頭,苦苦熬到生命的盡頭。四、五歲的孩童在市場賣餅乾。稍微大一點的四處遊蕩,變成街頭野孩子。大人偷盜。剩下來的人則坐等體力耗盡走向死亡。

社會混亂至極。一旦病倒,就再也站不起來了。

一年後,也就是1996年的5月,張太太的兒子,也是我的學生光哲,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到我的辦公室找我:

「老師,鎮他們家……」

「我知道了,先緩緩氣,光哲,謝謝你跑來通知我。現在回去坐下。我下午上完課就去看他們。」

他話沒說完,我也不追問,但我們都心照不宣。鎮是他最好的朋友,所以他嚇壞了。

「是……」他一臉窘迫地回答,然後乖乖地回到自己的座位。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新手主管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