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賴若函 責任編輯/林哲緯Web only 2020-04-17 圖片來源:卓杜信、華映娛樂
「我愛寫小說,但是寫了10萬字,會看的人很少。同樣是說故事,90分鐘的影片,也能滿足我喜歡講故事的熱情,」王逸帆說。於是他去唸了北藝大電影研究所,從扎實的學院生活,磨練出自己擅長的敘事風格。

人生,很多事情無法盤算。

《逃出立法院》這部講述因奇怪傳染病,從總統、立委到官員,全都變成活屍的喜劇片,在一年前的暑假拍攝期間,沒有人想過上映時,世界會真的處在相似的情境中。

這也使得主角賴雅妍、禾浩辰在逃離失控立法院的過程中,各種被爆量血漿噴灑、還一臉認真的憤怒情緒,顯得也不那麼無厘頭了。因為兩個多月以來,新聞每天都在播報前所未見的疫情變化,難以讓人平靜的生活。

打造這部台式少見、影像風格充滿英式幽默的國片,背後推手,是理著平頭戴黑框眼鏡、穿著和大學生沒兩樣的導演王逸帆。今年才30歲的他,從第一部長片《逃出立法院》,到入圍2018金馬獎最佳劇情短片、獲台北電影獎最佳短片的《洞兩洞六》、2020年金穗獎參展作《伏魔殿》,總是可見快節奏、強烈的視覺和無厘頭的情節,佐以大量血漿。

「我喜歡把血噴在演員身上,讓非寫實的劇情,卻呈現真實的恐懼、興奮,」王逸帆認真地向記者解釋創作意圖。他指出,光是血漿製作,也可分為很多種黏稠度、顆粒感。「學生拍片時,我只會一種,就是川貝枇杷膏加上紅色色素,很黏不舒服;現在拍電影的美術組,會在手上畫出十幾種讓我選,至於配方,只有他們知道。」

看《逃出立法院》,的確會有一種強烈的衝突感。誇張的奔逃路線、各種噴血、爆頭,氛圍其實不可怕,但對照眾演員總是激動到不行的臉孔,又說服觀眾影片背後,不只是驚聲尖叫那麼簡單。

事實上,在片中,王逸帆用高層下令殲滅活屍以控制疫情,立法院被封住、老中青三代攜手「逃出」的設定,來反映現實社會的無解,以及他想打破的世代對立僵局。

「這個社會缺乏認同感,年輕人常想出國一走了之,但我想留在這裡、想要好好溝通,跨世代能互相合作,才有生路。」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創新創業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