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拉哈芙.哈弗斯三采出版 2020-04-24 圖片來源:unsplash
我們為什麼要工作?還如此拚命?處在知識經濟時代,我們被要求不停地創新、不斷地努力。工作成了生活的核心,長工時、過勞、缺乏睡眠和個人時間,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甚至引以為傲。這種無止盡的忙碌破壞了我們的身心健康,但我們似乎無法阻止自己。難道你從未質疑過箇中原因?我們的工作價值觀,到底是如何形塑而成?

運動員有長達數個月的休賽季,但一般管理人平均一年的休假時間是2至4週(而就如我們所見, 這個數字其實是不停地下降)。運動員幾乎全年無休地訓練,但實際競賽的長度不過是一場比賽的時間。

但是,人們卻預期高階主管要能連續10小時維持高檔表現,更別說晚上和週末也得待命。運動員將大部分時間用來準備短時間爆發的表現,相形之下,公司職員卻得日復一日不斷提升技能,呈現出顛峰績效。

這實在有些諷刺。如果我們想擁有和職業運動員一樣的表現,那麼就該接受同樣的訓練──職業運動員會妥善休息,讓身體和腦袋有機會恢復。

史瓦茲指出,高水準表現的最大障礙是缺乏定時的休息:

長期處在壓力下卻未獲休息,會耗損我們儲備的能量,導致過度耗損、崩潰,最終也會降低表現。

管理人需要在支出精力和重新儲備能量間獲取平衡,史瓦茲稱之為「振盪平衡。」

而要達成平衡,關鍵是不要去試著減輕壓力,而是藉著系統性休息的習慣管理壓力。史瓦茲提倡一種整全性的工作法,認真花時間運動、睡覺,並且關切情緒和靈性健康,不消多說,這都和當今的工作文化有所相悖。

許多追求成為工作戰士的人也會陷入史瓦茲一再警告的陷阱:努力工作帶來成功,而成功帶來更多工作。2006年12月號的《哈佛商業評論》中探討了「極端工作」此一主題。

根據一項由工作與生活政策中心主持的研究,高所得者(全美所得前6%者)所從事的「極限工作」,除了每週須工作超過60小時外, 還具備無法預期、步調快速、時限緊迫、常需出差、下班後得參與和工作相關的活動、回應客戶全天候要求等特徵。研究發現,極限工作越來越多,無關乎性別、領域或地點,高所得專業人士的工作壓力越來越大。

但最讓我們震驚的是,這些極端工作者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勁。

一篇網路文章說:「總的來說,極限工作者並不覺得受到剝削,反而覺得這是高升的表現。」極限工作者在出色地完成自己的工作中獲得自尊,他們很樂意承受極限工作的種種內容,以換取認可、智識啟發、聰慧的同事和巨額補償。很多極限工作者坦承,A型人格促使他們追求這樣的工作。

如魚得水的極限工作者,就和極限運動中的佼佼者一樣,都能引人──自己和別人──驚嘆。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手主管最多人關注

more

中高階經理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