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拉哈芙.哈弗斯三采出版 2020-04-24 圖片來源:unsplash
我們為什麼要工作?還如此拚命?處在知識經濟時代,我們被要求不停地創新、不斷地努力。工作成了生活的核心,長工時、過勞、缺乏睡眠和個人時間,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甚至引以為傲。這種無止盡的忙碌破壞了我們的身心健康,但我們似乎無法阻止自己。難道你從未質疑過箇中原因?我們的工作價值觀,到底是如何形塑而成?

自發性地自我挑戰精神、肉體極限,不論是參加內華達州沙漠極限馬拉松,或為了及時完成簡報而靠咖啡因加班一整晚,都會創造出腎上腺素高漲,讓人成癮的這種情況。

這些行為也有某些值得關切的病態性存在。許多心理學家開始視過勞為和藥癮、酒癮類似的成癮症。

不過,和物質濫用不同,工作狂並不會背負任何汙名,事實上,我們的社會根本就頌揚極端的工作投入,因此,展現出工作狂行為的人反而會受到稱讚和景仰。他們的功能失調行為不會獲得治療,而是贏得獎勵。

然而,對於覺得被迫工作的人來說,倒是有些安全的避風港。過去20年來,工作狂互助會(Workaholics Anonymous)一直不斷支持工作狂和其朋友、家人。

互助會的宣傳手冊聽起來像是一記當頭棒喝──過度工作反而會讓人失去他們如此辛勤工作想保護的事物:他們與配偶、孩子、戀人以及朋友的關係。挪威卑爾根大學

心理學家安卓森博士開發出能識別罹患工作狂症候群的指標:卑爾根工作成癮量表(Bergen Work Addiction Scale)。此量表共有7項描述:

如果你和我們一樣,看著這些問題心想,誰沒做過這些事啊,恭喜你,因為這正好證明了我們至今一切研究所獲得的結論並不假:美國已經成為充滿工作狂的國度。

心理治療師和《辦公桌綁住你了嗎?》(暫譯)作者布萊恩.羅賓森博士在投入工作者和工作狂之間,畫出非常明確的界線:「清教徒式的職場倫理並不是不好,它是件好事,但任何事只要過度就不好。成癮就是如此,而它也和個人性格有關。」這帶我們回到第五章的內容。極限工作是文化(特殊雪花症候群和做你所愛理論的出現)和宏觀結構(競爭增加、知識工作出現、無法離線等情況)交會下的結果。而兩者還會相互增強。

不論對僱主或員工來說,工作狂效應的殺傷力都一樣大,認知到這點非常重要。

留意身心健康的員工不只工作表現較佳,同時也能減輕公司的醫療保險負荷。包括寶僑等公司都採行一個名為「企業運動員」的企業健康計畫。自2003年開始,有8500名寶僑員工參與了此項計畫,59%的參與者說他們對家庭活動的參與度增加了,而51%的參與者說他們整體的健康狀況獲得提升。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手主管最多人關注

more

中高階經理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