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郭依瑄 責任編輯/林哲緯Web only 2020-05-07 圖片來源:卓杜信、《快把我哥帶走》劇照
以《聽說》在台灣打開知名度,在中國以《快把我哥帶走》破3億票房大關,近日又逢新作《做工的人》在台熱鬧上映,導演鄭芬芬在兩岸都做出成績。台灣影視環境惡劣是不爭的事實,為什麼鄭芬芬能闖出一片天?

【做工的人,做夢的人】我們都是職場裡做工的人>>>

據《做工的人》製片林昱伶描述,看似纖細、柔弱的鄭芬芬,實際上擁有像鋼筋水泥般堅強的耐力,熱愛拍戲,遇事打死不退,是典型的摩羯座。

也是這樣的特質,最新作品《做工的人》讓她足足花了2年時間往返工地,長時間做田野調查。而為了貼近工人們的生活,她到新北市重新橋下去吃超大碗排骨湯,也去工人們去的茶室、檳榔攤等地實際走訪。

熱愛拍戲的她,能為戲堅持,卻也因為堅持,在拍完《聽說》之後,在台灣的電視電影圈消失11年之久。當時很多人在問,為什麼《聽說》大賣之後,鄭芬芬不拍片了呢?她到底去了哪裡? 

「我創作的劇本預算很高,當時台灣的影視環境無法提供這麼高的預算,」鄭芬芬說。決定到中國尋找更多資金的鄭芬芬,原本以為那是個適合的環境,沒想到,卻是人生低潮的開始。

遠赴中國發展,卻因「堅持」罹患憂鬱症

「我的劇本雖然很受喜愛,但中國電影是商業市場起家,一切先以票房取勝為考量,會要求你用非常好的卡司,」鄭芬芬指出。

《聽說》當時大膽啟用彭于晏、陳意涵、陳妍希等新人,不僅電影成功,也捧紅了這些演員。但當她想在中國也用同樣方式操作時,出資方因商業模式等其他考量,無法選用鄭芬芬覺得合適的演員,反而希望她能以大卡司為主,矛盾因此產生。

「這中間我面臨了很大的痛苦。他們認為適合的演員,我認為不適合;我要用的演員,他們認為不行。」於是計畫就在來來回回的溝通中,持續停擺。與此同時,鄭芬芬手上的幾個劇本陸續與電影公司洽談,後來也因為相同原因無法開拍,只好作罷。

鄭芬芬回憶,剛開始,在中國一切狀況都還好,直至第3年,每天都努力工作的她,為了所有「可能」來演的演員修改劇本,卻無實質作品產出,加上來自親友、電影界人士的關心與批評所造成的心理壓力,她最終崩潰,罹患了憂鬱症。

她描述當時自己的狀態:「一直躲在家裡哭,哭完了會很想自殺。」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中高階經理人最多人關注

more

創新創業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