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艾德客座觀點 2020-05-08 圖片來源:公共電視提供
「為什麼是我?」這是《我們與惡的距離》裡應思聰的提問,也是現實生活中許多思覺失調症患者最想知道的答案。究竟他們經歷的是什麼樣子的世界?或許你可以透過以下這張圖稍微理解一些。

把這張圖上下滑一滑,或是改變一下你的視角,大部分人應該可以看到它像波浪一樣動了起來,即使你知道那只是一張不會動的圖片。

現在想像一下你被鎖在一間全部是由這種圖案構成的房間裡的正中央,所以你沒有其他標準可以告訴你說「這是不會動的圖片」,那你還能確定哪裡是直線哪裡是弧線嗎?你還能分辨什麼在移動什麼是靜止嗎?

這還只是視覺上。如果有一個世界,從你的感官到你的心靈活動,無論是視覺、聽覺、嗅覺或是腦袋中的思考邏輯,全部都像這張圖一樣不受控制地動了起來,那你還能分得清楚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嗎?要知道,你連慣用來區分真假的理性都已經無法控制了。

我們給那個世界取了個名字,叫做思覺失調。


▲你能讓這張照片不要動嗎?

當思覺失調症患者犯下重大刑案,而法官依法減輕其刑時,自然會引起社會大眾的不滿,這些不滿主要是兩個論點:

思覺失調症根本沒那麼嚴重,只是殺人的藉口;

嫌犯根本沒有思覺失調,只是在欺騙法官藉此脫罪。

第一點出自於大眾對思覺失調症患者的不理解。例如幻聽,大眾即使可以想像幻聽這件事,也無法理解「為什麼幻聽叫你去殺人你就真的殺人?」

但思覺失調症造成的幻覺並不限定在外界感官上而已,就連你的理性跟邏輯都會受到影響,正常狀況下覺得沒道理的事情,在發病時就可能會合乎患者的理性判斷,當一個人聽從幻聽的指示時,其實症狀並不只是幻聽,而是連理性都出現了脫離現實的病徵。

因此,發病當下外界的道德跟法律對患者來說都毫無意義,因為他是活在一個自我構築的世界裡頭,就像我們活在這個世界會遵守法律一樣,他也遵守著他那個世界的法則。

對我們來說,他的那些法則是幻覺,但對嚴重的思覺失調症患者來說,那些法則就像我們一般認知的倫理或法律一樣具有正當性。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