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李律鋒客座觀點 2020-05-12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編按:5月10日,導演易智言在臉書發表文章,表示被政大羞辱決定不再教書,並批政大學生「又醜又笨又不用功」,引起社群一陣討論。這起事件源自大學兼任教師被壓榨的現況體制,卻演變成老師與學生的弱弱相殘,台灣的高等教育究竟存在那些問題?

我每一次下課後,學生只要來問我問題我就會留下來解答到學生滿意為止。

以這個禮拜為例,我花了兩個多小時說服一個學生不要再遇到問題就假裝沒事繞過去,要好好直面內心的傷痛與問題,好好與它對話,而對方的頑強與否定則好幾次令我都想要禱告呼叫任何一個可以得來速的神明了。

但我又完全可以理解,畢竟我就是逃避與繞過問題20多年堅決否定問題存在的高手。

然後我又花了兩小時陪另一個學生好好談話,試圖去理出為什麼他的生命中總是覺得自己不配遇到好事、得到好的對待,聽他說生命中每一個覺得這世界否定了自己的存在的時刻,然後陪他去解開每一個曾經糾纏的結,試圖找到最原初的問題癥結。

總之,四點下課,我回到家的時候已經超過十點。

當然這些我花去的時間,我是一毛錢也領不到的。

但是我並不在乎這些付出沒有金錢回報,因為我真心喜歡教書,我真心喜歡我的學生。那些心靈交流與信任,對我來說是品質很精純的時間流逝、是付出生命中一段時間的方式裡最寶貴的一種。

不過我也同意,這種超值的售後服務(?)並不是要求一個老師的共同標準。

一個教書的老師,跟做炸雞的攤商、重機具的操作員、公車司機、養鴨場的鴨農、交通警察、房屋仲介、清潔隊員、uber-eat外送員......或許也沒甚麼太大的不同,他們都會有倦怠的時刻、想要放空的時候、看著眼前的對象(炸雞、生產線、打結的交通、鴨、雞掰客戶、垃圾......)感到厭煩,只剩下身體的勞動,或是在一天的情緒勞動後對自己徹底厭棄。

老師撇開了聖職的光環,都是一個一個正常的人,有喜怒哀樂、有弱點、會說謊、有時會做卑鄙的事、有時也看不起自己。

一個對教學沒有熱情的人可以當老師嗎?不行嗎?為什麼呢?

大學教育的資源分配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今天我的同溫層,因為易智言導演與母校傳院的新聞而徹底洗版。

政大存在的問題,我不陌生。我試著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解釋。

大學需要很多兼任老師,因為,學生沒課上。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