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賴佩霞早安財經 2020-05-14 圖片來源:unsplash
編按:在多數情況下,如果沒有正確處理衝突的方法,衝突就會漸漸惡化,最後演變成難以收拾的地步。對於引發這一切的暴力型語言,我們可以怎麼辦?該如何面對?如何化解?或許,我們應該問的是:如何做到既有效又友善的溝通?從認識自己開始,學習與他人對話這本書,要探索的正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

小孫子問爺爺:「為什麼有些人很好、有些很壞?」

爺爺回答:「因為我們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兩匹狼,一匹是善良的狼,一匹是兇惡的狼。」

孫子接著又問:「哪一匹狼比較有力量呢?」

爺爺說:「當然是你經常餵食的那一匹。」

在這裡,我也看到了兩種不同的溝通模式:豺狼跟長頸鹿。

豺狼=暴力的語言=批評

長頸鹿=非暴力語言=同理

平常我們常用哪一種語言,就會造就哪一種人際關係、哪一種命運。

盧森堡博士認為,豺狼語言是長年教育灌輸給我們的思維模式,而長頸鹿語言是我們非常不熟悉、需要細心鍛鍊的新思維。

因此,我們真要好好想想,未來的我想要強化的是豺狼或是長頸鹿?要繼續批評別人、與人為敵,還是要學會同理別人,與人合作,一起成全彼此的夢想?

我想,答案應該已經呼之欲出了。

承認自己的狼性並不可恥,這是一種意識的甦醒。

換個角度來說,我反而覺得開心,因為這表示我的長頸鹿已經慢慢成長、茁壯,準備好要以一個嶄新的姿態來面對這個我深愛的世界了。

我們經常把愛掛在嘴上,然而,愛的語言是什麼?當我的需要被滿足的時候,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我要如何提出愛的請求呢?

當我的需要獲得滿足,當你的需要也獲得滿足,是不是就是我們所認知的幸福?

我非常喜歡盧森堡博士描述小男孩餵鴨子的畫面,也喜歡看小女生在池畔餵魚的模樣,我就是那個小男孩,也是那個小女孩。

當我看到魚跟鴨子的需要獲得滿足時,我的心是何等雀躍,而如果我想繼續看得更高、更遠,很簡單,我只要好好鍛鍊自己擁有一顆像長頸鹿一樣強而有力的心臟(同理心)就好了。

最後,獻上我喜歡的波斯詩人魯米(Rumi)的名句:

昨日的我聰明,所以我想改變世界。今日的我有智慧,所以我正在改變自己。

我喜歡活在一個有愛的世界。既然魯米這麼說,我也認同,那就好好把長頸鹿語言學好,讓同理心落實在各個層面的關係裡。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新手主管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