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小林美希時報出版 2020-05-22 圖片來源:pakutaso
編按:被日本社會拋下的273萬人,經歷就業冰河期,成為中年打工族。他們和其他414萬可能作為扶養人口而未被列入統計的人們,只因為找不到一份穩定的正職工作,被迫放棄戀愛、婚姻、生育、人際關係、房產,不斷失去一切的人生,看不見夢想和希望…

壓抑女性的社會──不能生小孩的職場

「第二個小孩」是奢侈品──正志(41)的情況

「雖然太太說想要再生第二胎,但靠現在的收入,我連能不能養大第一個孩子都沒有自信。」住在東海地區的佐藤正志(41歲),從三年前就放棄再生一個小孩的夢想。

在就業冰河期從大學畢業的正志,是個一直在各種非正職中轉換工作的中年打工族。現在他是業務外包契約的食品販賣業務,但是每個月的保障薪資只有10萬日圓,剩下的就是業績制。

地方的景氣不算好,月薪再高也只有15萬日圓左右,加上國民健保跟國民年金的負擔很重,因此星期六日正志會做搬家工人之類的臨時工。

比正志小5歲的妻子本來是做派遣的行政事務工作,但因為懷孕被解雇。之後每次面試,公司都以她有小孩為由拒絕,所以一直找不到工作。

因為生活吃緊,正志每天都帶便當到公司。「瓶裝飲料太浪費了,所以我不會買。」正志自己帶水壺節省過日子,為了家計焦頭爛額。

正志為了盡量增加工作、賺取收入,所以一星期只休一天,不過他休息的時候會努力跟孩子相處。從孩子開始學步到可以慢慢走幾步,再到不靠別人自己走路,一路看下來,正志深深感受到孩子成長的可愛。

去附近公園散步時,自己家的孩子跟別人家的孩子總是玩得很開心。每次看到這樣的場景,妻子都會跟正志說:「反正我也沒辦法再找工作了,要不要再生一個。等小孩再大一點我就可以去工作了,至於錢總是會有辦法的。對孩子而言,我覺得再添一個弟弟或妹妹比獨生子好」。但是正志一想到「現在的工作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失去,而且我的體力總有一天會到達界限」,就無法以正面的態度來回應妻子。

丈夫跟雙親都不能仰賴的苦悶感──智美的情況

在北關東的老人照護中心擔任助手的大久保智美(38歲)表示:「帶小孩和做家事都靠我一個人,我快要不行了。」每天她都感到焦頭爛額。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新手主管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