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黃大米客座觀點 2020-06-01 圖片來源:pexels
能擁有這些特殊禮遇的人,往往肩膀上要扛的壓力,都比起他人重,公司之所以放你自由,是要在年度結算時,看到最漂亮的績效。

我的老同學最近轉換工作,我問起她的近況,她說,「生活很舒服,工作很痛苦,工作專注中又很有爽感,目前都算在做白工。」

她很能幹,工作能力很強,上次轉換產業重新歸零時,也是從東不會、西不會,什麼都不會開始,她靠著許多陌生人的善意與指導,才把路走順了,甚至成了業績第一名的業務,享有免天天進公司,能安心帶小孩的好福利。

當然很多人都羨慕能有這樣的福利與特權,這是表象的,能擁有這些特殊禮遇的人,往往肩膀上要扛的壓力,都比起他人重,公司之所以放你自由,是要在年度結算時,看到最漂亮的績效。

職場上所有的自由一半是老闆給的,一半是扛重擔換來的。

她這次轉身又換了一個新跑道,自己也在創業,創業維艱、創業維艱、創業維艱,很維艱所以要說三次,我聽到她自嘲自己在做白工,忍不住嘲弄著說,「我們班上到底有沒有有錢人啊?我們當初不是學校嚴選出來的社會菁英嗎?」

政大EMA是個好學校,同學也各個有才華,幾乎都是大企業的中高階主管,但你過去的輝煌往往不代表你將來不會有風險,更多時候是站在了頂峰,更感受到狂風呼嘯而過的疾勁與獨自奮鬥的寂靜,身心都在看似寧靜中狂舞奮鬥。

她開朗的說,「我的專案要完成才有錢拿啊,我們很富有啊!」

看著她的自得其樂,我也附和的說,「真的,超富有。」

她高EQ也很阿Q的說,「我開車在路上都在感恩,我們的生活都在幸福中。」

我大笑出來,正在創業做白工的她,說什麼自我安慰的鬼話,「你是被盜帳號了嗎?等等要叫我去幫你點數嗎?」我開著玩笑,也覺得因為她的樂觀,心情跟著輕鬆了起來。

她繼續認真地傳遞自得其樂的想法,「因為疫情...我們跟一天到晚環遊世界的人比,這時候大家都不能出國玩,都只能待在家,這個時候是貧富差距最小的時候,幸福感又比以前更貼近不是嗎?」

是啊,大家因為疫情一起困守在家中,因為疫情不能玩樂,天地雖大,哪也去不了,因為外面產業風聲鶴唳,突然對擁有工作心懷感激。

延伸閱讀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