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葉心嵐客座觀點 2020-06-01 圖片來源:Lena Salmi@instagram
是什麼原因讓57歲的她開始接觸滑板?「全都是因為我有一輛非常漂亮的客製化腳踏車,我擔心騎去游泳會被偷走」,蓮娜提到開始溜滑板的契機。「然後我突然想到,滑板可以放進置物櫃。所以我就買了一塊長板。」

 

▲在北歐芬蘭,首都赫爾辛基是個活力無限的海濱城市。圖/pexels

蓮娜‧薩爾米是芬蘭人,住在首都赫爾辛基。她退休前是記者,跑了一輩子體育新聞。她也是個銀髮學霸,目前仍在赫爾辛基大學攻讀博士班,研究芬蘭原住民薩米人的運動。

除了能文之外,她也喜歡所有體能活動,她會溜冰、滑板和衝浪,熱愛冬季運動、跳水、游泳和拳擊,甚至接受馬戲團表演訓練。她和同齡朋友在臉書經營的大人滑板社團「Very Old Skateboarders and Longboarders」,讓她在滑板界小有名氣。(延伸閱讀:74歲的她,痛失丈夫後被裁員,一度懷疑人生,靠乒乓球找回自我價值

怕腳踏車被偷走而開始溜滑板,一開始也曾畏懼

「我57歲開始溜滑板,全都是因為我有一輛非常漂亮的客製化腳踏車,我擔心騎去游泳會被偷走」,蓮娜提到開始溜滑板的契機。

「然後我突然想到,滑板可以放進置物櫃。所以我就買了一塊長板。」

滑板總是被貼上「極限運動」標籤,讓許多大人畏懼踏出第一步,害怕一不小心就跌得鼻青臉腫。蓮娜剛開始也是如此。

「如果我走在街上跌倒了,我會覺得很丟臉,馬上東張西望,希望沒有人在看我」,蓮娜學溜滑板之前也害怕摔跤和丟臉。但後來她發現「為什麼我要這樣?摔跤本來就屬於滑板的一部份。」

她之所以愛上滑板,是因為她發現滑板運動的獨一無二。「很多運動的動機是採用可以測量的成績作為基礎,但溜滑板不一樣,它的動機來自於快樂。」

等到技術愈來愈熟練,蓮娜甚至從滑板運動發掘自己的藝術天分。「在街頭或公園玩滑板時,我開始注意到街頭文化之美,尤其是塗鴉。」

她覺得塗鴉是非常自由的藝術表現,自己也開始嘗試繪畫,還參加過幾場街頭展覽。

後來她把滑板當成畫布,幫姪孫女的滑板畫上她最愛的冰淇淋和凱蒂貓。她也幫自己畫了3塊板,包括赫爾辛基「4號路面電車」,因為這條線的電車駕駛最迷人。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