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高愛倫聯經出版 2020-06-08 圖片來源:pixabay.com
我和憂鬱症中的你,都被圍困在一個討厭的畸零地上,但是,我們是同一個領域的抗爭者,我們一起來剋鬱?不要讓它得逞好嗎?

我做了很大的努力,我不要再回到從前吃藥的日子。

第一次憂鬱症是情傷作祟外加更年期搗蛋,又逢爸爸生病,加上我對自己熱愛的工作有了反感,這些事情累積出情緒的炸藥成分,但是當時並不懂得是憂鬱症,不但醫生說得不清不楚,連藥都吃得糊裡糊塗。

從台南演講回來後,我認真開始在網路查詢資料,這次我要認清楚我為什麼被纏繞打攪。反正已經衝浪過一次,還怕海水有鹽嗎?看看我能為自己找到什麼秘方或偏方。嚴格說來,過去我從沒有閱覽過憂鬱症,如今,把它當作正式作業研讀,認真比對自己的狀況。

我也請先生多了解一下憂鬱症的知識,我需要他在必要時候協助料理我的情緒,但這是做夢,他唯一的支持就是陪伴,對我沒有其他主動行為的助力。有時,我會陷入偏執的憤怒,認為先生是一面沉默的立體牆壁,他用消音器把我滅絕在沒有出口的艙房裡。

不管原因如何,我傾斜了,我失衡了,但是我掙扎著不要看醫生......不要看醫生......不要看醫生......。

我打算用意志力為自己抓第一帖藥,我不斷對自己信心喊話:不准再「down」下去。

我說:「振作振作。」

我說:「逆轉逆轉。」

我說:「工作工作。」

我什麼方法都願意試,我要搬動我自己這個大石塊,讓他繼續順利的滾動,但是我的笑臉輸給一張沒有活力的黑臉。我不照相,也不為別人照相,我甚至不再看鏡子。

我真的力圖振作,一步一步蹣跚向前。

1.我選擇安靜下來,潛水到心海去

我不衡量世界是否還記得我,我只專心的忘掉世界。讓所有的「不要」都失去重量,讓所有的「要」都聚焦在讓我產生力量的觸擊點。

潛水的時候,下去、上來,我都慢慢來,循序漸進,這是最高原則,任性不得。因為快進快出的節奏,已經讓我過於疲憊。所有憂鬱症都夾帶疲勞症狀。

我的家很大?我的家很小?我的家不管是大是小,都夠自己在家裡完成環遊世界的壯舉。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新手主管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