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王璽大是文化 2020-06-22 圖片來源:hk01.com
當難過的情緒排山倒海而來,我們無法避免陷入情緒的迴圈裡。比如內疚,太深太久的內疚可以摧毀一個人活下去的意志…

你不肯原諒的,是自己有過「那些」念頭

「雖然你不願意談更多,但是你傳遞給我一種感覺。」他眼睛一閃:「什麼感覺?」

我看著他的眼睛:「你,不想活了。 」

第一次見到他,只能用消瘦、精神萎靡來形容。這個中年男人看上去虛弱到連獨自站立都成問題,是被他的妻子攙扶著進來的。人到中年的妻子體力明顯有些吃不消,說現在到哪他都得依靠她,再這樣下去恐怕得買輪椅給他坐了。

「是得了什麼病嗎?」我問。「沒有,他什麼病都沒有。」

什麼病都沒有,身體卻迅速的衰敗下去,這讓他和家人很緊張,覺得肯定是患上疑難雜症了。家人帶著他,去各大醫院看了又看、查了又查,折騰了大半年,也沒有一個結果,最後醫院醫生建議他,去試試心理諮詢吧。

他很不情願的來做心理諮詢,對醫生的建議頗有怨氣,認為自己明明是身體出現了問題,醫生沒有能力檢查出病因,讓他看心理完全是推諉的表現。他帶著這種不情不願的情緒來,自然不太配合,最初的諮詢是問一句答一句,不問就不說話,大多數時間坐在我對面,他都沉著一張臉,久久的沉默。我能做的只有耐心等待。

第三次諮詢,他突然質問:「妳說我到底怎麼了?」

我:「你覺得自己到底怎麼了?」

他:「我要是知道的話,還到這裡來幹嘛?」

我:「你不開口,我不能猜。我希望更了解你,我想知道你怎麼看待自己的症狀。」

他:「這麼說吧,我這樣的人,是最不可能有心理問題的,我事業成功,家庭幸福,兒女優秀,不知有多少人羡慕我的生活。竟然說我有心理問題,真是太可笑了。」

我:「所以你對諮詢很排斥。」

他:「是的,但我也來幾次了,就想知道我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我:「在了解你更多情況之前,我不能輕易做判斷。」

他很失望,不斷的搖頭、歎氣。

我:「雖然你不願意談更多,但是你傳遞給我一種感覺。」他眼睛一閃:「什麼感覺?」

我看著他的眼睛:「你,不想活了。」

他就像被針紮了似的,差點跳起來:「妳說什麼?我不想活了?」

再一次來的時候,他的話明顯多起來。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