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凱薩琳‧孔時報出版 2020-06-29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生命中總有些人,曾經是妳故事裡的主角,後來他走了,也把妳的童話,還有某些美好帶走。多年後回頭看,早已記不得當初深深愛過的模樣,但是妳可以有態度的穿上白紗,對著鏡頭笑靨如花,快樂自信地對他說:「謝謝你,沒娶我。」

30歲/並不是洗了上百個碗,你的媽媽就會喜歡我

我想是因為年輕時常常衣不蔽體的關係,也可能長相所害,我的第一眼印象經常被歸類在玩咖組。偏偏我已經把二十歲痛快地活了兩回,卻連一次夜店也沒去過。

出生時我是包膜寶寶,羊膜沒破,生下來像顆球一樣。對於我過去的穿著打扮,媽媽下了這樣的評論:「妳該脫衣服時,不脫衣服;該穿衣服的時候,又不好好穿衣服。」她甚至還說:「妳捐給育幼院的那些衣服,連小朋友穿了都會感冒。」

雖然打扮如此狂放,我的日常生活卻乏善可陳。到居酒屋、熱炒店,點的永遠是可樂。這兩年常跑韓國後,開始愛上真露的味道,可是只要兩口,就會感覺飄飄欲仙,靈魂出竅。

當別人週末夜晚在外面狂歡、或者脫衣尋找高潮時,我總是在家拼拼圖。我完成的拼圖,多到可以掛滿一整間屋子。

30歲當年的男友,非常有交往誠意,在一起沒幾天就把我帶回家認識他的家人,也讓我完全融入他的生活圈。

很多時候我們會聊到結婚的話題,那時候有一種隨時可能閃婚的錯覺。當時心想,如果可以準時在30歲的時候把自己嫁掉,婚姻成就這一項就可以完美解鎖。而且星座書上都說,和天蠍座最適合的就是巨蟹座和雙魚座了,這回送來了一個雙魚男,根本就是神的旨意。

當時我曾經閒來無事,在紙上列出結婚時打算邀請的親朋好友名單,一口氣很霸氣地列滿十五桌。結婚這件事情經過我的腦補之後,幾乎變得一蹴可幾。

再回到我的外在形象,就算我一直覺得「外包裝標示」和「實際內容物」不符的商品,非常難能可貴,可是我這樣想,別人媽媽不見得這麼想。

還記得第一次跟這個前男友的媽媽請安時,阿姨只看了我一眼,就轉頭過去繼續盯著電視螢幕上的政論節目。幾秒鐘之後,她開口對我說了第一句話:「妳是藍的還是綠的?」

她對我提出的第一個問題,讓我更加肯定那個普遍存在於臺灣的真實:許多的愛情關係裡,都逃不開政治。

兩個人在一起,不只彼此要政治正確,最好連雙方的家族,也一起落在相同的政治光譜。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新手主管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