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裕昌/安東東的play ground

張裕昌/安東東的play ground

寶寶有想法,但寶寶不說?職場最重要的2種基本配備

  • 作者:張裕昌
  • 2016.05.25

相關關鍵字:

前兩個星期我受邀到世新大學公廣系畢展做開幕致詞。說實話,剛收到這個邀請時,我一度有點猶豫,因為從小到大我自己最不喜歡的,就是坐在台下聽一群長官們致詞。原因無他,就是覺得無聊,沒有新意,所以常常不是恍神,就是進入異次元的想像空間裡神遊太虛。

當然並不是每一位長官的致詞都很無趣,但我不得不說,讓我昏沉的經驗總是佔了絕大多數。因此在準備這個致詞時,我不斷地思考並詢問我大四的學生:「你們想聽到些什麼,才不會覺得又再一次的陳腔濫調呢?」結果同學們許多欲言又止的零星回應,給了我這次致詞內容的啟發。

從我開始踏上講台/舞台開始,無論是上課或演講,我發現每次到了最後QA的階段,聽眾的反應總是出奇的沉默。無論年紀大小,沒有職業之分,會在大家面前提出問題的總是非常少數。但是當演講或課程結束之後,圍過來靠在你旁邊問你各式各樣的問題,又是另外一個景況。

我曾經以為是不是我說的不夠吸引人,因此也請教了許多前輩甚至是年輕人的意見。但後來我發現,原來這不只是我一個人的困擾,許多年輕人也跟我說他們在學校的情況就是這個樣子,雖然得到這樣的說法當下讓我稍感寬慰,但好奇心十足的我免不了還是會想,那到底是為了什麼,台上台下的互動會變得如此相敬如「冰」呢?

當然,我也見過台上講師/演講者與台下聽眾打成一片的熱鬧景況,這其實一直督促我能夠朝向這樣的講者目標前進。但我不得不說,大部分時候這樣的情形看來還是比較少見。尤其當我有機會出國參加一些國際訓練,更會感受到巨大差異。我記得我在奧美第一次出席參加一個亞太地區的訓練時,每一個課程結束之後的QA時間,講者幾乎都被台下來自其他國家的受訓學員圍繞,提問著各式各樣的問題。這些問題常常直指核心,除了講師之外,學員彼此之間也都可能因此而引發出其他更有意思的延伸討論。

老實說,我也曾經在這種場合當中,隱身在同學背後,當一個安靜的旁觀者。於是我試著從我自身的經驗思考:

為什麼當我自己站在講台/舞台上時,如此地期待台下的學員/聽眾與我互動,但當我自己曾經是一個學員/聽眾時,我卻又如此沉默?

果然,從自己開始檢討總是比較快進入狀況。分析我自己之所以無法與台上的講者互動,絕大多數是因為以下幾個原因:

第一、我沒有聽懂台上講者真正想表達的東西是什麼。通常這是無法開口的最大癥結,因為當我沒有聽懂他們在說些什麼,我豈有可能問得出像樣的問題?

第二、我只是想聽台上講者說了些什麼,但沒有想要更進一步去思考他說的有沒有道理?有沒有地方可以被懷疑、被討論、被反駁?如果我只是聽完了,把東西裝進腦袋(或更多時候是連裝都沒有裝進去),沒有思考反芻,我當然無法問得出問題。

第三、我會害怕自己問得問題不夠深入,不夠有水準,因而遭到其他人恥笑。

最後,在某些國際場合由於語言表達的困難,因此也限制了提出問題的能力。

第一點或許可以說是一個技術問題,第二點應該歸類在意願,第三和第四就是心態的問題了。關於第一種狀況,我想用我19歲剛上台北讀補習班時,第一次看電影《教父》及《教父2》的經驗分享給大家。

19歲,才剛剛高中畢業,又是一個從澎湖離家負笈台北,對人生幾乎可以說是毫無體會的小土豆,第一次看這兩部電影,簡直是一種無法說得出口的折磨;尤其是當《教父2》是以雙線並行的方式陳述過去與現在兩個故事主軸,我記得我看完之後簡直是頭暈到一個不行。在看過這兩部電影之後的一個星期,我幾乎無法好好讀書,因為腦袋裡只能不斷地將故事片段,用自己的方式重新組裝成一個自己可以理解的模式。但這兩部電影卻意外地讓我學習到一種日後寫影評的本領,那就是我開始慢慢養成一邊看電影一邊解構並重組成我能理解的一個故事軸線,以便讓我在電影上映之前能寫出一篇有我自己觀點及態度的文章。而這個本領也讓我日後在工作上聆聽別人表達事情時,可以立刻拆解重組出一個我能理解的拼圖,而在此同時,我也已經把無法兜得齊的部分轉換成問題,準備提出我的疑問。

這是一個必須經過長久自我訓練的過程,而這樣的訓練確實可以幫助自己透過問題的產生,讓自己更形了解無論是電影或是工作上的全貌。

我並非鼓勵大家要透過問題找別人麻煩,但如果可以經由別人的表達找出與自己意見不見得一致的地方,並因為這樣的互動而獲得啟發或更加印證自己的觀點,豈不是在人生及職場都是一種獲得?

當我們討論完技術與意願之後,接下來或許應該談談心態。說實話,問題的深入與否,其實跟有沒有經過思考幾乎是息息相關的。我曾經在好幾場電影映後交流的場合中,不只一次聽過台下觀眾問導演的問題,都是一些非常枝微末節的瑣碎片段,但導演真正想觸及的故事核心,卻始終不見有人提出想法或疑問。如果沒有經過思考,當然無法提得出一個好的問題,但當你已經認真思考過整件事的全貌,那就勇敢地提問或發表觀點吧。語言不夠流利又如何?這只是其中一種溝通的工具,何苦因此而綁死自己呢?

如果因為面子問題而讓自己錯失了看到這世界更多面貌的機會,那豈不是人生更巨大的損失?

因此我決定,在這次世新畢展的開幕致詞中,分享給台下即將離開學校這群有點期待、有點茫然、有點憂慮的孩子們兩個建議:一是思考,二是表達。

這兩件事都是初出社會的孩子們一定要擺在身上的基本配備。因為未來無論你們的去向是哪裡,世界對你們期待的都是「可以解決問題的人」。而在能夠解決問題之前,你所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思考」。可以怎麼解決?為什麼前人教我用這樣的方式解決?我有沒有更好的解決方法?審慎思考之後,接下來就是「勇敢表達」。無論在什麼環境,哪怕只有一人,或是一整個複雜龐大的體系之下,你不表達,別人永遠不知道你在想些什麼。雖然「寶寶有想法,但寶寶不說」這句話聽起來好像很有趣,可當有一天你仰天長嘆自己懷才不遇時,千萬別忘記寶寶當下做了什麼事,喔,或是沒做什麼事。

未來的工作環境中,最不需要的是不思考也不表達的人;思考但不表達,除非遇到能讀心的同事或長官,不然可被需求性也不高;不思考但敢表達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種困擾。真正在職場上能夠有機會大放異彩的,絕對是能夠思考,但又有能力表達的人。

孩子們,加油!

→酷編推薦:你的獨一無二,來自於「做你自己」

(圖片來源:stocksnap)〈本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作者簡介


張裕昌/安東東的play ground

張裕昌/安東東的play ground

世紀奧美公關副總經理,人格成熟度約為幼稚園大班。電影是生命,音樂是靈魂,閱讀是真理,旅行與運動是信仰。除此之外,人生雲淡風輕。
➤我的酷態度:「人生不管走到甚麼地步,都應該抬頭挺胸,繼續闊步向前!」

回應

部落格簡介

張裕昌/安東東的play ground

張裕昌/安東東的play ground

世紀奧美公關副總經理,人格成熟度約為幼稚園大班。電影是生命,音樂是靈魂,閱讀是真理,旅行與運動是信仰。除此之外,人生雲淡風輕。
➤我的酷態度:「人生不管走到甚麼地步,都應該抬頭挺胸,繼續闊步向前!」

熱門文章

 關於 酷青酷業@Cheers

從「發聲」到「創造」──酷青發聲@Cheers自2018年起進化為「酷青酷業@Cheers」(creator), 以創業心法×超酷工作×專題策展×青創動態,為你蒐羅各種創新創業的新知與故事。〈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讀者服務專線:886-2-2662-0332 傳真電話:886-2-2662-6048  服務時間:週一~週五:9:00~17:30
Copyright © 2018 Cheers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Copyright © 2018 Cheers雜誌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