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俊德/閱讀不只是閱讀

鄭俊德/閱讀不只是閱讀

【酷觀點】泛科學:拒絕頂新/味全我就太孬了──事前就告知有收錢,為何還是惹怒網友?

  • 作者:鄭俊德
  • 2016.06.27

相關關鍵字:

用一個小故事作為開頭:有一個孩子,由於對科學異於常人的熱情,他熱衷於把所知道的知識,用更容易理解的方式與眾人分享。很多大人覺得這孩子值得給予栽培,因此也投入了很多關注在這孩子身上,更有許多智者提供他們過去研究的寶貴科學知識與經驗,讓這孩子可以多元利用,幫助人們廣開民智。這孩子也不負眾望,真的在江湖打出了一番名號,也集結更多有著科學熱情的夥伴,加入他的行列。當然,這孩子的想望,不只是科學,他更希望在各領域都能夠有著新的顛覆性突破,因此除了科學,更開始集結科技、娛樂、創業等不同熱情的人們與題目。

當然,一個人的時候,一個人飽等於全家飽,但發展到團體時,許多人的一家老小都等著你餵飽,你不得不廣開財源,找出能維持理念與存活的平衡點。當財務的需求越大,誘惑與試探的比例就越高。錢雖然是中立的,但背後目的卻不一定是單純的。而我想大家聽了這故事,就應該知道描述的是近期惹上置入廣告風波的「泛科學」。

廣泛來看,現在的泛科學是媒體。但既然是媒體,就有存活的經濟需求。引述一個網路人對於新聞媒體的定義,以及廣告的分析:

如果媒體自己賺錢養人寫自己想寫的報導,那是新聞;
如果媒體自己收錢養人幫別人寫宣傳置入,那是廣告;
能創造議題話題讓媒體來幫忙宣傳的,叫公關;
明確知道是有收錢或寫明廣編的宣傳,叫廣告;
看起來像新聞但其實是有收錢的宣傳,叫業配;
看起來正常卻隱含關鍵字或特定品牌,叫置入。

而一個新媒體為了活下來,目前大多以上述6種型態進行報導與透過廣告創造金流。收錢養人天經地義,議題包裝、創造公關、寫明廣編、明確廣告也都合情合理。「泛科學」做廣告本身沒有問題,甚至在「泛科調查兵團」報名網頁中也提到:「一開始考慮拒絕,但後來想了想,覺得自己實在是孬了。如果「泛科學」會害怕碰觸敏感的議題,那從頭到尾「泛科學」就不該存在。……給味全的挑戰就是:不透過中介,讓味全各點工作人員直接面對調查兵團,回答提問。要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地方,並由「泛科學」全程錄影。全程錄影指參觀過程,錄影不含洗手、吃飯與休息時間等。不干涉調查兵團參訪後發佈或不發佈的內容。」

但是,下錯的一步棋是儘管告知這是有收錢的,卻拿錯了對象,以及業主別有目的、只為洗白的錢。

當然,有些人認為,這麼大的媒體養人不易,光人事、工程、行政每個月要燒百萬元之譜是基本的,何況這篇廣告的性質是採取公開採訪行程,讓網友自己來檢視。不過,仍然有人質疑公開的行程是味全廠商設定好的,另外泛科學的讀者組成屬性,對於科學的論點、出處、專業有極深的要求(之前有數篇稿件都有論文出處爭議而引發讀友筆戰討論),也因此,以科學作為採訪廣告本身,就極具有挑戰與爭議性。泛科學這次的難題,更包括採訪內容屬於客製化,不像是google廣告版位,內容由廠商提供,一旦有問題可以直接回到廠商本身。這爭議點在於,當連內容都由泛科學客製化製作,等同於協助背書的概念。

另外,我們從幾個現有的泛科學讀者對象來看,可以了解這麼大的輿論點如何形成:

不理解科普的一般大眾

目前「滅頂」是普羅大眾知道的新聞事件,毒油案更是眾所公認的社會議題,雖然此次的牛奶沒有問題,但是有問題的母公司企業品牌形象已受影響,旗下產品雖然沒有安全疑慮,但品牌形象卻已跌落谷底。也因此,熟知網路的社群大眾,對於泛科學有了新的認識:不是從科學層面,而是因為廣告爭議而瞭解這個媒體。

泛科學長期供稿者

最情何以堪的,應該就是長期支持泛科學的供稿者。這群人多數無償供稿,並有著齊心推動科普為共同意象的目標,也因此,透過這些供稿者,同步壯大了泛科學的原生性內容。而此次爭議造成的品牌影響,對這群長期無償沒有稿費的供稿者,應該有著極大的心理動搖。

科普支持者

如前所述,科宅有著極深的考究精神,對於金錢交易的道德性與合理性有時更敏感,之前已為不少科學論點出現爭議,包括核能安全性、再生能源應用、鮮奶安全性、油品檢驗等,因此,科普支持者對於這次事件跳進來創造極大的討論聲量是明確可知的。

當然,其中一定有看衰者。曾因科學觀點與泛科學產生爭議的網路紅人,都會趁著這波熱潮帶動負面討論,同步創造自己的網路聲量。科學的紅線是否是金錢?其實應該不是,

真正的紅線是品牌精神牴觸廣大社群讀友的期待。

補助案、企業專案、網路廣告目前為泛科學與多數新媒體的營運模式,補助專案來自於公部門居多,但申請與核銷流程極其繁瑣,且大多補助僅能攤平成本,收益不多;而企業專案又屬於不穩定的接案專案性質,且也大多內涵企業品牌的廣告置入;網路廣告就比較容易理解為單一活動或是服務的訊息推播,而現階段泛科學產生爭議的,就是企業專案與網路廣告的同步結合,也因此受業主品牌形象影響,引發眾怒。

如同有位讀友留言:人們抵制林鳳營,不是因為覺得奶毒,而是頂新的油毒。為了淘汰掉頂新,就得要淘汰味全。味全品牌的問題不只牽涉到法律,更牽涉到政治與社會影響面。

味全下廣告的目的容易理解,除了為了刺激消費外,更大的用意就是為了洗白,而洗白的最直接方式就是找另一個公正單位來背書。也因此,這是一個局,但任何局都是願者上鉤,才會落入這個局。如果泛科學不是為了實驗,就真的是為了生計。

一個朋友跟我說:其實不一定要以成為大企業為目標,如果變得很大需要販賣靈魂,跟惡魔交易,那麼也許做小一點也是一種選擇。

其實,有更多做法都可以嘗試,雖然新媒體如何永續經營是很多人在尋找的答案,但是測試讀友的紅線,還是有一些其他做法可以實驗。例如:第一次的採訪公開對網友告知不收費用,僅就科學精神帶大家去農場做檢驗,採訪文章刊登後,收集網友意見(了解紅線),甚至可以讓網友針對這議題開價,由泛科學去向味全做報價籌碼的討論。拿到的經費除了作為產品檢驗外,更有一部分作為泛科學的營運經費及科普公益的投入資金。

愛之深、責之切,都是基於對好媒體有著更深的期許。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我想這「道」不是方法,而是原則。這也是我們都需要給自己與新媒體們的提醒。

→酷編推薦:用閱讀一篇文章的時間,從3個方向準備新的一年 >>>

(圖片來源:unsplash.com)〈本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作者簡介


鄭俊德/閱讀不只是閱讀

鄭俊德/閱讀不只是閱讀

我是鄭俊德,畢業於醫學工程系,做了幾年的動物實驗工作,卻拿起筆與網友一起,用網路鍵盤寫下一篇篇故事與短評,創辦了臉書最大突破百萬人的閱讀人社群Facebook
閱讀也與各種可能的創新結合,辦過交換閱讀路跑、草地讀書會,還到圖書館玩密室探索,五個國家一起交換二手書,到華山玩金庸等等。
也舉辦多樣公益服務活動與計畫,幫遊民募冬衣、幫偏鄉募平板、並募了上千本書送往需要的地方,因為我們深信,透過閱讀人們得著幫助,但透過群力可以幫助更多需要的人。
我的酷態度:「成為更好的自己,生命空缺用閱讀補足。」

回應

部落格簡介

鄭俊德/閱讀不只是閱讀

鄭俊德/閱讀不只是閱讀

我是鄭俊德,畢業於醫學工程系,做了幾年的動物實驗工作,卻拿起筆與網友一起,用網路鍵盤寫下一篇篇故事與短評,創辦了臉書最大突破百萬人的閱讀人社群Facebook
閱讀也與各種可能的創新結合,辦過交換閱讀路跑、草地讀書會,還到圖書館玩密室探索,五個國家一起交換二手書,到華山玩金庸等等。
也舉辦多樣公益服務活動與計畫,幫遊民募冬衣、幫偏鄉募平板、並募了上千本書送往需要的地方,因為我們深信,透過閱讀人們得著幫助,但透過群力可以幫助更多需要的人。
我的酷態度:「成為更好的自己,生命空缺用閱讀補足。」

熱門文章

 關於 酷青酷業@Cheers

從「發聲」到「創造」──酷青發聲@Cheers自2018年起進化為「酷青酷業@Cheers」(creator), 以創業心法×超酷工作×專題策展×青創動態,為你蒐羅各種創新創業的新知與故事。〈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讀者服務專線:886-2-2662-0332 傳真電話:886-2-2662-6048  服務時間:週一~週五:9:00~17:30
Copyright © 2018 Cheers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Copyright © 2018 Cheers雜誌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