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于洋/我和世界的玫瑰色偏見

黃于洋/我和世界的玫瑰色偏見

【獵鯨人的告白】我們的無知,總是大過諒解

  • 作者:黃于洋
  • 2015.12.22

(編按:我們得先學著理解與寬容,才能避免無知的指責。

丹麥朋友Anders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Jóhan來自法羅群島。

法羅群島位於北大西洋與挪威海海域、挪威與冰島之間,多數人對它的了解不多,真要說有什麼既定印象,大概就是在聽到他來自法羅群島時,會露出驚訝,甚至有點厭惡的臉說:

「阿?就是那個殺鯨魚的島嘛。」

每年夏天,法羅群島會舉行Grindadráp(法羅群島文,獵鯨儀式),關於這項儀式的最早文獻記載可以追溯到西元1298年,來自Seyðabrævið(法羅群島最古老的法典)。對法羅群島人來說,獵鯨儀式是文化和歷史非常重要的一部份。這裡土壤貧瘠、耕作不易,因此肉類一直是營養所需來源。千年以來,鯨肉和鯨脂都是法羅群島人的飲食中不可或缺的,尤其是鯨脂,除了飲食之外,還能提煉成為燃料、醫療用藥等。鯨魚胃可作為釣魚的浮標,而曬乾的鯨魚皮,對他們來說是在堅韌不過的繩索,用來製作多樣生存工具。

這項千年的傳統一直到二十世紀初開始受到世人的關注,在1932年,丹麥政府頒布法羅群島獵鯨條例,關於獵鯨的每項細節都清清楚楚地列在白紙黑字上。傳統文化被制度化,成為社會法律條例的一部份,所有丹麥殖民政府覺得不合時宜的行為也被屏棄,但Jóhan說:

「我們殺鯨魚,但是不殺即將絕種的保育類,並且是以讓他們最不會感受到痛苦的方式。獵鯨人必須受過訓練並且持有執照,懂得用矛槍刺進鯨魚的脊椎,將鯨魚的痛苦降到最小。

祭典之後,所有的肉都會分給來參與的人,如果有剩的話,會分給當地居民或是養老院等。對我來說,去超市買一塊來自紐西蘭的牛肉以及為了避免在運送到這個偏遠小島的長遠路途上腐壞而噴灑了化學藥劑的蔬果,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

在接下來的幾十年,法羅群島人也許不會再進行Grindadráp,並不是因為我們覺得對不起那些鯨魚,而是世界上許多工業大國正在污染我們的海域,我們的魚正在消失,我們的鳥漸漸死去,最後,鯨魚會因為水中的有毒物質而不適合被食用。很快,我們就會像其他的文明國家一樣,吃著大量生產後儲藏在冷凍櫃裡的肉、以及含有一點美味的化學物質的蔬果。

謝謝你們的政治正確,謝謝你們讓這個世界變成一個更好、更多元文化的地方。」

鯨魚在被捕獲後會被立刻殺死,獵鯨人會透過鯨魚眼睛來確認鯨魚在極短的死亡,將痛苦降到最低。這也是為什麼每當夏季的獵鯨祭典時,沿岸的海水都被染成鮮紅色。外來者將這個景象拍下,放在各種報章媒體上,告訴世界法羅群島人有多麼野蠻。

當人們對Jóhan露出嫌惡的臉,說「阿?你就是來自那個殺鯨魚的島嘛。」時,他會微笑的盯著他們的眼睛說:

「阿?你就是來自文明世界,去超市買別的國家生產的肉,不用看到他們被殺的樣子,然後沾沾自喜地覺得你們比我們還善良的人嗎?」

我們的無知總是大過諒解,這是為什麼我們必須傾聽與尊重。

→酷編推薦:當下次你遇見自己無法理解的事情時,建議先不要驟下結論,試著嘗試去接觸,主動學習

(圖片來源:Pixabay)〈本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作者簡介


黃于洋/我和世界的玫瑰色偏見

黃于洋/我和世界的玫瑰色偏見

自由文字工作者,目前旅居荷蘭,喜歡小熊軟糖和深刻的對話。
我的酷態度:「不在乎自己在哪,就不怕迷路。」

回應

部落格簡介

黃于洋/我和世界的玫瑰色偏見

黃于洋/我和世界的玫瑰色偏見

自由文字工作者,目前旅居荷蘭,喜歡小熊軟糖和深刻的對話。
我的酷態度:「不在乎自己在哪,就不怕迷路。」

熱門文章

 關於 酷青酷業@Cheers

從「發聲」到「創造」──酷青發聲@Cheers自2018年起進化為「酷青酷業@Cheers」(creator), 以創業心法×超酷工作×專題策展×青創動態,為你蒐羅各種創新創業的新知與故事。〈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讀者服務專線:886-2-2662-0332 傳真電話:886-2-2662-6048  服務時間:週一~週五:9:00~17:30
Copyright © 2018 Cheers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Copyright © 2018 Cheers雜誌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