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世嘉/下一個人機協作的智慧時代

程世嘉/下一個人機協作的智慧時代

你「跟誰工作」,比你「做什麼」更重要

  • 作者:程世嘉
  • 2018.11.19

相關關鍵字:

這個週末,我代表iKala參加了徵才活動,在10分鐘的快速簡報內,首次把iKala的核心價值用一張簡報條列出來。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第一條和最後一條:"freedom & responsibility"(自由與責任)還有 "WHO is more important than WHAT"(人比事情重要),這兩條是我經營公司最核心的價值觀。

公司到了一定程度,似乎就非得把核心價值給寫下來,現在看來真是有道理,iKala已經超過100人,且公司人數持續快速成長,我發現當自己需要進行跨國、跨文化的管理時,沒有什麼太多的辦法,最好的管理基礎設施就是自己的價值觀。

價值觀不但是一個羅盤,讓員工有所依循,可以自我管理,可以自己做決策;價值觀更是一個過濾器,篩選你真正想要一起工作的人。

無論有沒有明確地闡述,領導人的價值觀會在一個又一個的決策中顯露出來。

把價值觀寫下來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在未來任何一個與價值觀背離的決策,都會讓員工格外敏感並詳細檢視。如果寫下來的價值觀與過去的所作所為明顯不合,那更是白寫,頂多淪為員工嘲諷公司的話題。

價值觀沒有好壞,沒有高尚或低級,沒有對或不對,只有認同與不認同,或許聽來刺耳,但任何價值觀的人,其實都有成功的機會。

我們都想追求所謂的普世價值,但全世界部落化的狀況愈來愈嚴重,每一個不同價值觀的部落,彼此之間也愈來愈難相容和對話。但至少我們得弄清楚自己的價值觀是什麼,這可能需要一個探索的過程。

先來談談自由與責任(freedom & responsibility),業內的讀者可能會發現,這一條也是Netflix的公司價值觀,Netflix靠著這個信條,不斷讓公司快速成長。回顧iKala過往的發展,我也深切相信這一個信條是符合我個人內心的價值觀,我過去六年多來,與其說是一直引進更先進的管理制度,不如說是一直在想辦法「引進可以拆掉管理制度的管理制度」。

這個內心的想法,一直導引我把iKala打造成一個以對話和員工自主的公司,我不喜歡「管人」這種概念,在我的觀念當中,只有不自律的人需要被管,只有不負責任的人需要被管,說穿了,何必浪費時間去我管你、你管我呢?大家都已經夠忙了,花時間要求別人自律和負責,真的是純粹的內耗。

所以我很清楚自己最好一開始就找到自律和負責的人,別無他法,因為我不想管人,這跟我們公司做什麼產品一點關係都沒有。所以就自然帶出了我「以人為本」的 "WHO is more important than WHAT" 信條。

近年來,iKala從原本早期找人以「專業符合」為主,逐漸往「文化契合」靠攏,這一點反映了我們進入不同的成長階段──

早期的新創公司以生存為主,重點是活下來找到可以擴展的商業模式,此時即戰力非常重要,文化契合通常被置於其次;但是當公司逐漸成長打下基礎之後,專業和文化的拉扯就會開始。

值得一提的是,專業符合和文化符合並不是互斥的二選一選項,人選在光譜當中,往往會落在曖昧不明的位置上,此時有賴人資和領導者的判斷來做出決定,更重要的是,領導者是否認為自己的團隊價值觀,已經強固到能將人選感染同化,而不是反過來公司被人選扯離原本的價值觀軌道。iKala已經接觸了無數優秀的人才,但我們因為文化契合度的考量忍痛發出很多好人卡。

iKala從影音技術出發,一路擴展產品至搭上AI廣告科技的大浪潮、成為 Google 全球最大的合作夥伴之一、獲得超過千萬美元的投資、五年營收成長110倍、發表了剛上市就井噴的網紅雷達KOL Radar、在東南亞成功建立起營運。

我愈來愈確信這些成果是因為我堅持了一些思維模式和價值觀,找到了一群最棒的人,而不是我有多聰明能夠預測市場的走向。

我們現在做的事情已經和六年前很不一樣,相信六年後我們做的事情也會和現在很不一樣,這就是現在市場最弔詭的地方,變化太快了,我們別無選擇,只能把焦點放在人身上,所以你與誰工作,比你做什麼還重要。

最後,絕對的自由代表絕對的責任,兩者必須同時存在,這是我理想中的公司型態,也許人性有太多不完美的地方,導致這樣的理念難以達成,但這永遠會是我努力的目標,讓公司無限趨近於這樣的理想。

如果你在乎跟誰一起工作,而且認同這樣的理念,歡迎加入iKala

→ 酷編推薦:【先找靶再射箭】任何創新與創業都一樣,AI也絕不例外 >>>

(圖片來源:unsplash.com)〈本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作者簡介


程世嘉/下一個人機協作的智慧時代

程世嘉/下一個人機協作的智慧時代

比起創業家,自認為更像一個社會觀察家。
曾任爽爽der Google軟體工程師,看到矽谷的創業精神,毅然決然離開Google後,不怕死活地創辦 AI 行銷科技公司iKala
平常愛玩遊戲,曾玩 GTA玩到肩膀纖維化就醫長期治療,所以也跑到遊戲橘子去當監察人,但是女兒出生後,家裡的電視遊樂器都被老婆上網拍掉了。
此生註定在從寫程式的工程師轉換到只出一張嘴的老闆所產生的不適感中掙扎。
我的酷態度:「名和利、是工具,我們是追求意義的『意義世代』。」

回應

部落格簡介

程世嘉/下一個人機協作的智慧時代

程世嘉/下一個人機協作的智慧時代

比起創業家,自認為更像一個社會觀察家。
曾任爽爽der Google軟體工程師,看到矽谷的創業精神,毅然決然離開Google後,不怕死活地創辦 AI 行銷科技公司iKala
平常愛玩遊戲,曾玩 GTA玩到肩膀纖維化就醫長期治療,所以也跑到遊戲橘子去當監察人,但是女兒出生後,家裡的電視遊樂器都被老婆上網拍掉了。
此生註定在從寫程式的工程師轉換到只出一張嘴的老闆所產生的不適感中掙扎。
我的酷態度:「名和利、是工具,我們是追求意義的『意義世代』。」

 關於 酷青酷業@Cheers

從「發聲」到「創造」──酷青發聲@Cheers自2018年起進化為「酷青酷業@Cheers」(creator), 以創業心法×超酷工作×專題策展×青創動態,為你蒐羅各種創新創業的新知與故事。〈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讀者服務專線:886-2-2662-0332 傳真電話:886-2-2662-6048  服務時間:週一~週五:9:00~17:30
Copyright © 2018 Cheers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Copyright © 2018 Cheers雜誌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