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淇華/有種,來坐第一排

蔡淇華/有種,來坐第一排

【那些字根教我們的人生】Forgive來自Give──班花,下輩子我們一起「給予」吧!

  • 作者:蔡淇華
  • 2017.08.15

相關關鍵字:

(酷青發聲提醒:請珍惜生命,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C走了……」

在Line的班級群組,學生PO了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也附上臉書的弔念連結。

連結上這樣寫著:「C在5月22日和23日之間,離開了我們……」

我真的不敢相信,因為在今年二月到四月,C不斷在Messenger留訊息:「老師:有個請求。不知道現在可以短暫聊一下嗎?」、「老師,方便講話嗎?現在?」

C的訊息像溺水前的伸手,一次比一次急切,我總在忙了一個晚上後,才能短暫通話。

C聊的,總是對過去人際經營的悔恨:「以前親友幾乎傾家蕩產,資助我留學學費,但我因為工作不順利,一直無法償還他們,他們很不諒解我,和我的關係越來越疏離,但我好想念他們!我好孤單,我要如何取得他們的原諒……」

手機傳來的求救聲音很不真實,這不是我印象中的C。

20年前,剛接他們班,請英文天賦極佳的(gifted)的C擔任英文小老師。白皙秀雅的C人緣極好,是公認的班花。記得在高一聖誕同樂會上,我麻煩她教全班一首她最喜歡的聖誕歌。那一天她輕輕放下卡帶,錄音機傳出歡樂的歌聲:

Rudolph the Red-Nosed Reindeer

Had a very shiny nose

And if you ever saw it,

You would even say it glows……

「好好聽,第一次聽到,這首歌在講甚麼?」

「這首歌在講一隻叫做Rudolph的紅鼻子馴鹿,牠是聖誕老人的第九隻馴鹿,但其他的馴鹿因為牠的大紅鼻子瞧不起牠,牠們會拿牠的奇怪長相開玩笑,也不讓牠加入群體的遊戲。」C描述的好生動,好像她就是那隻受委屈的紅鼻子馴鹿。

「好有趣,然後呢?」

「然後在某個霧濛濛的平安夜,聖誕老人注意到Rudolph的發光的紅鼻子可以照亮前方,便請求魯道夫帶頭拉雪橇。魯道夫答應了,順利幫助聖誕老人在那個晚上完成使命,其他馴鹿從此都愛上了牠呢!」

「哈哈,有意思!這就是聖誕節的精神giving(給予)。」

「對啊!好多聖誕歌都是談giving!」

在弔念C的臉書專頁上,同學們PO上一張張以前的合照,發覺秀麗的C,在協助班務、排球隊、及社團上,永遠是不可或缺的要角,她不吝付出,大家也喜歡她。但C為何會有今日眾叛親離的感慨?我無法理解。

和C的通話終止在四月30日深夜,那時C孤立無援躺在醫院,繼續重複幾個月來的疑問。因為籌劃海外參訪的課程忙得焦頭爛耳,也因為已連通了兩天的Messenger,我有一點失去耐性:「C,對不起,我這一陣子忙,5月22日要出國,可不可以等我回國,再和你討論這個複雜的人際問題?」

「呃,老師,對不起,打擾你了,那……那等你回國,我們再聊。」

沒想到,一關機就是兩個世界,我們永遠無法再聊了。

在台灣5月22日深夜,我搭上飛往舊金山的大鐵鳥,拿出學生虹借我的書《給予:華頓商學院最啟發人心的一堂課》,白底書封上印著英文書名Give and Take。

Give and Take常被翻譯為「互相遷就」或「應對進退」之義,但中文書名卻只翻譯Give這個字 ──「給予」。

這本書的作者Adam Grant,是美國華頓商學院最年輕的終身聘的教授,當他還在哈佛大學念書時,就開始探討最成功的企業家的行為動機,經過多年實證研究,他得到了一個簡單卻具有決定性的結論:

我們的世界分成「給予者」Giver、「索取者」Taker、與「互利者」Matcher三種人。一般人總認為商場如戰場,掠奪才是王道,但Adam Grant卻發現,能夠帶領公司走向成功的人,並不是「索取者」和「互利者」,反而是「給予者」。

Adam Grant下了一個結論:

願意「給予」的人,出發點不在於「索取」,但往往反而能夠獲得更多;習慣「索取」的人,感覺一開始能得到最多好處,往往因為不受喜愛,最後反而失去最多;而「索取者」與「互利者」經過練習後,都可以成為成功的「給予者」。

那些信奉「利他主義」的人,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往往才會是最後的贏家。

哇!好棒的見解!我想起十幾年前,轉換服務的學校,朋友星散,一位童黨留了一句話給我:「其實,我一個人也能活得很好。」便不再和我聯絡。

我陷入極大的人際恐慌中,過去在中學、大學、和成功嶺時期受到的關係霸凌,像矗立在記憶內海的暗礁,當自信退潮時,便猙獰浮出水面,等著撞碎明日出發的船隻。

那時精神萎靡的自己,中午想擺脫服務處室的喧囂,常不自覺走到圖書館打盹放空。一日瞥見報紙轉載《科學》雜誌,報導密西根大學對423對老夫婦的五年研究,還記得標題是「給予有助於身體健康」,內容依稀是:

給予別人「物質上」的幫助能使致死率降低42%,而給予他人精神上的支持也能使致死率降低30%。給予的習慣也能讓憂鬱症不治而癒……

最扯的是旁邊有一行紅筆眉批:「什麼都沒有時,就給吧!」

「什麼都沒有,能給什麼!這完全不合邏輯!」我心中暗自嘀咕,卻佩服這位眉批者的大氣魄!

「好!就這麼做,什麼都沒有時,就給吧!」我那天走出圖書館,感覺好像吸飽了館內的日月精華,整個人有了不一樣的氣場。然後,十幾年過去了,我發覺不管自己給多少,老天塞回到我手中的,往往又多了好幾倍…….

在太平洋上空的同溫層,我捧著剛閱畢的《給予》,前塵往事如窗外星子,開始排列有序,我好像懂得了生命對我的欲言又止,好想回國之後,和C分享這些吉光片羽。但沒想到,也在那天地失語的一刻,C選擇了離開她戀戀的風塵。我悔恨當初不能多點耐心,再多「給」C一點時間與陪伴。

C,妳能原諒我嗎?還有C的親友,你們能寬恕C虧欠你們的嗎?

當問與答已分屬兩條天際線,我們是否可以對那還在伸手,卻永遠抵達不了黎明的精魂,說聲英文中最率性的俚語:Forgive and forget ──

可以放手了,你已無塵無垢,火中得清涼,因為你已經被原諒了!世間也已忘記那些恩恩怨怨藕斷絲連。

親愛的C、以及C摯愛的親友們,能得到您的原諒嗎?

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過去幾十年,我一直無法原諒某位親人,可是當見到他生命的紡線逐漸縮短時,我心中有極大的不忍。我懷疑,我真的要恨一輩子,直到紡線被剪斷的那一刻嗎?為何那無時不嚙食我心智的恨意,讓我所有人間小小的成就,都像缺了一塊。

在C離去後,我決定撥個電話給親人,當電話那頭傳來蒼老的聲音時,我心理有塊地沉,慢慢地升起。我慢慢明白甚麼是”Forgive and forget” ──

原來Forgive這個字,來自Give;而forget這個字,來自Get

人生過半,開始懂得張愛玲用傷痕連結的一筆一畫:「因為愛過,所以慈悲;因為懂得,所以寬容。」

原來愛恨《半生緣》,有Give,才有Get。當寬恕被「給予」時,我們也「得到」了完整的一生……

● Give的衍生字

giving n. 給予

giver n. 給予者

giftn. 禮物

gifted a. 有天賦的

give and take n. 互相遷就;應對進退

forgive and forget 盡釋前嫌

forgiving a. 寬恕的

forgivingness n. 寬恕

unforgivablea. 不可原諒的

(酷青發聲提醒:請珍惜生命,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酷編推薦:【那些字根教我們的人生】那時時刻刻的擾動──微不幸才是小確幸 >>>

(圖片來源:unsplash.com)〈本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作者簡介


蔡淇華/有種,來坐第一排

蔡淇華/有種,來坐第一排

曾是不斷重考、留級的壞學生。當過沖床工人、餐廳服務生、貿易公司專員、廣告公司文案、補習班老師。研究所念了十年,不相信學校,現在卻在學校服務。出了3本書,最想寫小說拍電影,卻不小心得了十幾個詩獎。
教書,帶5個社團,同時在聯合報、天下雜誌部落格、國語日報開專欄。
我的酷態度:「有夢有邏輯,這世界聽我的。」

回應

部落格簡介

蔡淇華/有種,來坐第一排

蔡淇華/有種,來坐第一排

曾是不斷重考、留級的壞學生。當過沖床工人、餐廳服務生、貿易公司專員、廣告公司文案、補習班老師。研究所念了十年,不相信學校,現在卻在學校服務。出了3本書,最想寫小說拍電影,卻不小心得了十幾個詩獎。
教書,帶5個社團,同時在聯合報、天下雜誌部落格、國語日報開專欄。
我的酷態度:「有夢有邏輯,這世界聽我的。」

熱門文章

 關於 酷青酷業@Cheers

從「發聲」到「創造」──酷青發聲@Cheers自2018年起進化為「酷青酷業@Cheers」(creator), 以創業心法×超酷工作×專題策展×青創動態,為你蒐羅各種創新創業的新知與故事。〈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讀者服務專線:886-2-2662-0332 傳真電話:886-2-2662-6048  服務時間:週一~週五:9:00~17:30
Copyright © 2018 Cheers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Copyright © 2018 Cheers雜誌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