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繼續瀏覽該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隱私權政策
作者/陳雅琦 Cheers雜誌 2014-09-17 圖片來源:王創緯、廖祐瑲提供
知名作家九把刀擔任監製、改編自己作品的電影《等一個人咖啡》,今年夏天上映後佳評不斷;演員賴雅妍在電影中為詮釋帥氣的咖啡師「阿不思」一角,剪去一頭長髮,舉手投足皆融入角色,為自己生涯帶來新突破。都是跨領域攻讀研究所的他們,在《Cheers》雜誌的邀請下,難得對談、分享從碩士生涯得到的人生養分。

在這段時間裡,我反而學會隨時把自己「歸零」,走進學校就像一個傻傻的學生,全心全意聽課、抄筆記、找資料,完全忘了自己是公眾人物,甚至捧著老師指定的咖啡在校園中奔向教室。

而我也沒有刻意想著如何扮演一個好演員,卻開始對演戲這件事有了真正的體會。因為,每次衝進攝影棚,在把自己歸零的狀態下,我可以很快進入角色。

九:跟妳比起來,我讀研究所一邊寫小說、一邊寫論文,實在太幸福了。

雖然我後來是因為想繼續寫小說、不想當兵,才考研究所,可是我反而在讀研究所的時候,真正以讀社會學為樂,不然第一年考不上的時候,我是很氣它的。

我一直覺得,讀社會學的人不是很聰明,就是讀完社會學一定會變得很聰明,要讀懂傅柯(Michael Foucault)、哈柏瑪斯(Jurgen Habermas)等社會學家的艱深理論,多不容易啊!雖然我能應付考試而考上研究所,但要真正讀懂又是另一個挑戰。我找來各種理論原文書的翻譯本,中英對照,硬學裡面的單字;如果沒有中譯本的,就慢慢啃完一整本書。

剛開始的時候我很急,因為腳步比不上其他本科系考進來的學生。後來,一位資深教授高承恕告訴我:「景騰,做學問,是慢慢來,比較快。」於是,我全心全意讀書、也照樣寫小說,慢慢體會做學問不能期待自己什麼都懂,反而讀得比較快樂,除了統計學我到現在都搞不懂(大笑)。

當時所上有一位很酷的老師,叫趙彥寧,大家都覺得她很古怪,可是我想找她當我的指導教授。為了認識她、也讓她認識我,我跑去她開的人類學課,當了一年助教。我慢慢鑽研人類學,思考觀察人類行為的不同角度,到現在都很受用。

賴:突然覺得自己讀設計好渺小。

九:研究所讀的社會學、人類學,對我影響很深,它們其實就是我看世界的方式,也成了我寫小說的養分,因為我可以把符號學等各種元素,應用在我的小說裡,讓我的作品跟別人不一樣。

這幾年我也參與社會運動,像是關注流浪狗、洪仲丘事件等,用另一種方式實踐了讀社會學的價值。我跟趙彥寧老師一直都有聯絡,我們會聊起我在做的這些事。

About寫論文

九把刀:「為興趣而寫,讓我對自己誠實」

賴雅妍:「人生中看書、買書、讀書最多的時刻」

Q:怎麼決定論文題目?

贊助文章

精選影音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