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繼續瀏覽該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隱私權政策
作者/蘇思云 Cheers雜誌 2019-02-15 圖片來源:廖祐瑲攝影,楊小黎提供提供
說到楊小黎,多數人對她的印象是電影《狗蛋大兵》裡,綁著兩條辮子的可愛模樣,但如今再提到楊小黎,會說她是演藝圈的學霸、是最佳女配角。是什麼促使她在念大學時,比別人多修了近一倍的學分、拿到英語口譯證照、得到「全國校園星主播爭霸戰」冠軍?是專注和勇敢,讓楊小黎透過完整的學習計畫和向上爬的拼勁,過了一場不後悔的大學生涯。

就像楊小黎後來在《台北歌手》中演出林雪絨一角時,有個片段是林雪絨的小孩死去,躺在棺材裡。片子一開拍,現場就有人跟著楊小黎一起掉淚。剪輯後,電視台也很意外年輕的她竟可以超齡詮釋這場戲。楊小黎坦言,她事前研讀了非常多類似的劇本與新聞,包含2016年震驚社會的「小燈泡命案」,就為了理解各種自己還沒有接觸過的痛苦。甚至,楊小黎也回家問媽媽:「如果我死了,你會怎麼樣?」透過做功課,慢慢累積角色所蘊含的能量。

遵守與自己的約定,大學咬牙修完近250學分

曾淡出螢幕12年,直到大學畢業後才重返演藝圈,楊小黎坦言,這段沉潛期是「對自己的約定」。旁人難以理解她專心課業的決定:「很多人認為就是個『過氣童星』,被觀眾淘汰了,」她講得直接。

儘管大學期間也有戲約,但她大都婉拒了。楊小黎的理由很簡單:「我要利用大學時期,讓自己變得無可取代。」

一面讀書,楊小黎一面鍛鍊自己擔任主播與校內外主持的本事。大四時,她意外「被迫推坑」,參加中央通訊社2011年舉辦的第一屆全國校園星主播爭霸戰。當時,有個關卡要求參賽者在10分鐘內把一份新聞稿改寫成播報稿,而現場沒有讀稿機。楊小黎集中專注力,硬是在短時間內把整份稿件背下來,包括當中提到的年份和傷亡等各種數據。「就好像我在演一個主播,把事件具體化成一部電影,再把電影以沒贅字的方式播報出來,」她笑說,當時評審老師都嚇到了,因為自己是唯一沒看稿的人。果然,她打敗80多位參賽者,拿下冠軍。

主播之外,楊小黎還參加政大學務處課外活動組主持培訓,政大知名活動如金旋獎、文化盃、畢業典禮,都有她的身影。楊小黎也在大四時接觸校外主持,提早面對社會真實面貌。

難免,她必須面對毫不掩飾的質疑:「她不是那個童星嗎?」或「她懂主持嗎?」但楊小黎透過一次次實戰經驗,愈來愈懂得因應現場氛圍調整風格。對語言很有一套的楊小黎, 後來也接中、英文雙語主持,活動範疇遍及政府部門記者會與企業尾牙。

忙碌的大學生活,一度讓楊小黎吃不消。作為楊小黎在系上最好的學伴,現為警察廣播電台DJ、綽號內克的吳宇軒回憶,楊小黎在大四下曾經很嚴肅地問他:「如果我放棄廣電與外交的雙主修,念完廣電系就好,你覺得如何?」吳宇軒很清楚,楊小黎自己其實並不允許這情況發生,所以,他只回說,只要她不介意未來有項註記是「外交系肄業」5個字即可。

贊助文章

精選影音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