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繼續瀏覽該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隱私權政策
作者/蘇思云 Cheers雜誌 2019-02-15 圖片來源:廖祐瑲攝影,楊小黎提供提供
說到楊小黎,多數人對她的印象是電影《狗蛋大兵》裡,綁著兩條辮子的可愛模樣,但如今再提到楊小黎,會說她是演藝圈的學霸、是最佳女配角。是什麼促使她在念大學時,比別人多修了近一倍的學分、拿到英語口譯證照、得到「全國校園星主播爭霸戰」冠軍?是專注和勇敢,讓楊小黎透過完整的學習計畫和向上爬的拼勁,過了一場不後悔的大學生涯。

楊小黎苦笑說,朋友太了解自己,馬上讓她湧現:「我要念完,人生不能留任何汙點!」的想法,她說著說著,不自覺大笑起來。

只是,為了完成雙主修,別人大學4年130學分,楊小黎5年下來修完廣電、外交雙主修,還有公關學程、華語教學學程、第二外語,算下來,她念了將近250個學分,幾乎是一般人2倍。回顧扎實的大學生活,楊小黎認為,專注跟勇敢是最重要的兩件事。她建議,大學時把該做的先做完,後面才有空間接收新挑戰。「如果前面把時間混掉,等到需要時間、體力去做想做的事情時,會沒時間,」她有感而發。

在大學這段不斷嘗試的歷程裡,楊小黎也感受到自己心態有所成長。從前總是很衝、想要證明給別人看的心態,漸漸變得柔軟如水:「我慢慢可以跟自己和解,也愈來愈能消化外在的眼光與評價,」她說。

雖然漸漸能以平常心看待一切際遇,但對楊小黎而言,「童星」仍是她最想撕掉的一張標籤。重返演藝圈後,她每回拍戲,總希望媒體報導稱她「演員楊小黎」而非「昔日童星」。每次事與願違,她都難掩失望:「常常有種又被『打回原形』的感覺。」

只有自己能幫自己撕掉標籤,用得獎突破枷鎖

好在,戲台下站久了,這些累積終於在5年後爆發。客家劇場《台北歌手》導演樓一安說,他起初不確定楊小黎能否掌握林雪絨這個「比較苦的角色」。不過,第一天拍攝後,他就放心了。樓一安發現,楊小黎一演戲就完全沉浸在角色狀態裡,某些場景,也因為她情緒到位,還能提早收工。

樓一安印象很深刻,有場戲因為受小孩角色影響,重拍了5次。那場戲中,林雪絨讀著丈夫呂赫若寫給她的小說,「她總在鏡頭推軌到同一位置時流下眼淚,」樓一安觀察,這不只是動作精準,「而是情感來真的,她讓自己每次讀到那個段落,就難過到落淚。」

2018年10月,楊小黎得到金鐘獎最佳女配角獎時,她一手拿著獎座,也在台上哭了。她說,終於可以講出一句藏在心裡很久的話:「我不再是個小童星了,我是個真正的演員。」

這是對演藝圈的公開宣示嗎?楊小黎搖搖頭說,只想打從心裡告訴這世界:「只要你努力,夠相信自己,你就可以幫自己撕掉標籤。」

贊助文章

精選影音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