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繼續瀏覽該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隱私權政策
作者/曹庭瑋口述,陳玉鳳整理 Cheers雜誌 2019-02-15 圖片來源:曹庭瑋提供提供
曹庭瑋選讀的教育系課程只有她一位外國學生,在全日語上課及同學全是日本人的情況下,日語進步快速。為體驗當地文化,她不只參加校內交流,也參與校外活動,積極創造與當地居民接觸的機會。

曹庭瑋(政治大學日本語文學系畢業,日本長崎大學交換一年)

我是日文系學生,理所當然想去日本實際練習日語,我也非常想以長期生活的方式體驗日本文化。另外,從小到大都待在台北,即使念了大學還是住在家裡,我渴望嘗試一個人獨自生活的滋味。所以在修完日文系及輔系經濟系必修學分後,決定利用延畢的最後一年,也就是大五時,奔赴日本九州長崎大學交換學習,一圓我的夢想。

我參加政治大學的校際交換計畫,進入長崎大學的語言門檻是日語檢定二級(N2)合格。讀書計畫、自傳等書面審查通過後得參加筆試,還有5分鐘的全日語口試,整個歷程約耗費1個半月。

同學全是日本人,積極融入

到達日本後,就日語應用而言,我覺得日常會話沒有問題,但上課比較吃力。因為我選讀的是教育系課程,而且完全以日語授課,所以有些專有名詞不太容易掌握。所幸老師和同學總是親切回答我的問題,我就邊聽邊摸索,半年過後,也就漸入佳境了。

我曾經上過一堂「小學校音樂課」的課程,學習如何教導小學生學音樂。整堂課約100名學生,只有我一個外國人。1個月後,進行小班教學,我被分到合唱班並擔任鋼琴伴奏,還在期末被選為最佳伴奏。身為班上唯一的外國人,我覺得倍感榮耀。

對我而言,上台伴奏表演並不困難,要針對別組的表演發表評論,反而比較困難。在全部是日本人的情況下說出意見,壓力著實不小。

不過,同學都會溫柔地鼓勵我,我很謝謝他們。我也很慶幸,分組時還是有日本同學願意與外國人同一組,讓我得以避免沒有分組夥伴的尷尬感。

我自認當交換學生的最大收穫,是語言能力精進了,尤其是口說。我現在比以前更有自信開口說日語,在日本也通過了日語檢定最高級(N1)考試。

由於校園地處偏僻,外食不易,宿舍離學校餐廳也很遠,所以我到了日本後,開始學習烹飪,和台灣室友一起研究食譜也頗有樂趣。我住的宿舍有4個單人房間,並附有公共客廳、廚房、衛浴,每人每月的費用是2萬1,000日圓左右。

與當地人交流,當中文小老師

贊助文章

精選影音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