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繼續瀏覽該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隱私權政策
作者/王曉晴 Cheers雜誌 2019-12-12
父母的不同意往往來自他們的不放心或不理解現況。你以為父母應該理解你,其實你應該比父母更了解自己。所以,在缺乏溝通的情況下,不要假設父母能夠理解你,你必須完完整整說出想法,以及想這麼做的原因。這麼做之後,你又能獲得什麼?一旦放棄溝通,父母就更無法認同你的選擇。

新銳作家張渝歌,曾獲得文化部劇本創作獎,被喻為最令人期待的推理創作新星。他的文學作品描寫命案現場,相當寫實、逼真,充滿精神病學、解剖學、生理學等醫學知識,而這些創作養分都來自張渝歌獨特的學習背景。

台中一中畢業,考上人人稱羨的陽明大學醫學系,這原本是父母幫張渝歌安排好的人生道路,不過,他卻在大學時,發現自己對文學創作的熱情,面對大學志願與人生志向的岔路選擇,張渝歌拿出實證,並不斷與父母溝通,終於取得雙方平衡點。

如果此刻,你是正站在十字路口徘徊的高中生,相信張渝歌的經驗能為你帶來啟發。以下聽聽他怎麼說。

坦白說,我覺得台灣小孩是書讀得愈好,志願選擇愈少。因為台灣父母很容易幫小孩設定框架,一類組考得好就讀法律系;二類組考得好就讀電機系;三類組考得好,當然要成為人人稱讚的醫學院學生。

我的父母都是老師,他們對於小孩的人生規劃都有預設的理想藍圖,認為讀醫是人生最佳選擇。但我在高二分組時,原本首要志願是第二類組,也曾經想過要申請獎學金到美國念書。

但這些都不是父母的期望,還差點鬧出家庭革命,最後抗爭無效,我還是再報名補習班念生物,插考第三類組。其實,我從小就是個乖乖牌,升學都以父母想法為主,畢竟他們是父母,我的學費也是他們繳,適當尊重還是需要。

也因此,後來如父母所願,我進到陽明大學醫學系,他們原本以為我會就此照著規劃好的路走,沒想到,我在這裡遇見了岔路。

雖然陽明是醫學大學,學校圖書館藏書卻是包羅萬象,當時,我天天到圖書館報到,從專業醫學到深度文學,看了各種形形色色的書籍,發現文字很美、很吸引我,開啟了想從事文學創作的念頭。

可以想見,這種念頭在我的家庭中是不被允許的,但每當我跳進文學創作時,那種小說與戲劇帶給我的想像空間、衝擊,一點一滴勝過於在醫學的學習成就,更令我感到享受與興奮。讓我忍不住開始思考:是否應該更改人生志願?

抗爭無用,雙向溝通才能讓爸媽點頭

贊助文章

精選影音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