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繼續瀏覽該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隱私權政策
作者/潘乃欣、楊竣傑 Cheers雜誌 2019-12-16
愈來愈多人類系所學生嘗試運用所學,探討商業或大眾議題,顛覆大家對於他們只會鑽研古文物等冷門領域的刻板印象,也替人類系所學生的出路帶來更多想像。

早在2008年,《決定未來的10種人》一書作者湯姆‧凱利(Tom Kelley)就指出,擅於觀察人類行為的「人類學家」是引領社會創新的十大重要人才之一。而在大數據時代,人類學家的專業結合巨量資料,透過敏銳觀察與深刻描繪現象的本領,解讀數據背後的深刻意義,更成為厚數據(thick data)新紀元中不可或缺的人才。

所謂「厚數據」,即是結合大數據及人類學家紀爾茲(Clifford Greetz)提出的厚描法(thick description)而成的新詞彙。厚描法是人類學的根本,強調以全觀角度掌握眼前現象,再對現象背後的文化意義進行深入分析和詮釋。

挖掘數字背後內涵

1987年成立的清華大學人類學研究所,是國內第一個具有博、碩士學程的研究所。前所長黃樹民指出,大數據強調廣泛、整體資料的蒐集與統計分析,但這樣不夠,需要解讀和詮釋才能賦予資料意義。清大人類所強調田野調查,包括發掘值得關注的問題、蒐集相關材料,以及撰寫民族誌,這些都是和厚數據相關的訓練。

田野調查時,研究者須跨入研究對象的生活,長期浸潤在對方的文化氛圍中觀察,從中發掘統計數字無法呈現的內涵,才能轉化出有意義和有影響力的發現。

2017年接受採訪時就讀清大人類所的陳佩筠本來念的是社會學,在她看來,社會學強調的問卷調查只能獲得冷冰冰的數字;相較之下,人類學的田野調查能聚焦在一、兩個研究對象上,進行深入考察,並與他們互動,這是她比較喜歡的問題探索方式,也是她大學畢業後轉換跑道的主因。

黃樹民強調,人類學研究的另一重點是「不能把自己套在同一個框框裡。」研究者需要走進與自己生活圈相異的文化中,建立同理心,嘗試從研究對象的視野看待問題。

這個過程能讓學生反過來思考「為什麼他們是這樣生活?」、「為何我跟他們不一樣?」接著重新檢視自己習以為常的價值觀、信念,並以更全面、客觀的角度思考任何事,學會不輕易對一件事妄下定論。

贊助文章

精選影音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