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繼續瀏覽該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珍妮 Cheers雜誌 2019-12-17
實務上的法律文書用字相當艱澀,且經常涉及外文資料,這時法研所的第二外語訓練就可派上用場。張鏡榮強調:「研究所訓練比較像是內在的基礎建設。大學一畢業就踏入實務界的人,知道官司要怎麼打,但可能未必知道為什麼這樣做。法研所的訓練就偏向探究可以怎麼做及為什麼。」

張鏡榮(政治大學法律學系、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畢業,曾任太和法律事務所實習律師,2017年接受採訪時為高點補習班兼職老師,準備出國攻讀法律博士班)

從大學第一堂刑法課開始,張鏡榮就難以抗拒對法律的濃厚興趣。大學畢業後,他不僅繼續往法研所鑽研,連校外兼差都選擇在補習班教刑法。出社會後,歷經半年法律事務所實戰歷練,現在打算出國,進一步攻讀法律博士班。

「法律系學生畢業後考法研所的比例並不高,」他表示,因為只要通過國考,就可執業或進入司法體系,不一定得到研究所走一遭。自己會考法研所,主因是從大一開始就蓄積的那股求知欲,總想學更多、看更深。

對於什麼人適合念法研所,張鏡榮直言,比起能力,性格更重要:「執著、耐得住寂寞的較適合。」法律是門深奧科目,若選的又是刑法等牽涉到哲學的領域,可能常得埋頭苦幹幾個月,仍找不到答案。每天上圖書館坐一整天是基本狀況,若對法律沒有旺盛的好奇心、求知欲,很難忍受這樣的枯燥。

不過,他自己則是樂在其中、廢寢忘食,差別就在於有興趣支撐,所以能擺脫抗拒、迷惘,專心投入研究所的訓練。

張鏡榮表示,法研所有各種不同專業組別,若選的是科技法律、智慧財產權法領域,跟業界的連結度較高;若選的是刑法、公法組,則較研究導向。

像他選刑法組,主要訓練在抽象思考、培養解決複雜問題的能力。雖然未來實務上,未必用得到這麼深的法學知識,卻有助於個人在面對複雜案件時,能快速找出癥結和解決方案。

他回想,在律師事務所擔任實習律師時,這方面感受就很深刻。法研所要求學生大量閱讀外國文獻,從中可接觸到不少有創見的邏輯、論點,啟發自己以過去從未思考過的角度去解構爭議。這對如何找出讓法官驚豔、信服的申辯方式,很有幫助。

贊助文章

精選影音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