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繼續瀏覽該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隱私權政策
作者/柳欣 Cheers雜誌 2019-12-17 圖片來源:陳應欽提供
陳瑞青認為,藥學所是結合學術、臨床應用、生技產業且國際化的系所,既有趣又好玩。她說,念書就要挑自己喜歡的,不然若像她這樣一路都在同一領域耕耘,就會過得很辛苦。

陳瑞青(台灣大學藥學系、台灣大學藥理學研究所碩、博士畢業,2017年接受採訪時為合一生技新藥開發處處長)

「我的青春,都在念書。」外型亮麗的陳瑞青笑著說,她從大學4年,一路向上又念了碩士班1年、博士班5年,等於10年時間都浸淫在藥學相關的研究中。

當初會踏上這條路,並不是出於一般人眼中的「專業迷思」,而是她對這行真的有興趣。陳瑞青認為,藥學所是結合學術、臨床應用、生技產業且國際化的系所,既有趣又好玩。她說,念書就要挑自己喜歡的,不然若像她這樣一路都在同一領域耕耘,就會過得很辛苦。

陳瑞青回憶,碩一時,她曾經上過一堂課,跟新藥開發有關。藥物開始生產前,必須先做臨床試驗,課程中會請已經執業的醫生來指導大家;此外,也會請有專利相關專業的人擔任講師授課,對她非常受用,為她在日後的藥學領域扎下基本功。

在念書過程中,她發現選擇國際化強的研究所很重要。例如,能否跟國際研究機構交流、系上是否與國際藥廠合作等,都是必須納入考慮的指標,而非只看純學術性的研究所。學校若能和國際趨勢同步,對學生很有幫助。

此外,選擇對的老師更不可少。陳瑞青從教授身上學到許多,加上她的老師「走在很前端」,對各種新發展的敏感度極高,並曾邀請全球權威人士來台演講,參與研討會。從教授身上,她得到很多珍貴線索,掌握最新研究方向,也培養自己獨立設計實驗的能力。

但在讀研究所期間,確實也有許多挫折。對陳瑞青來說,最大的挫折就是論文被退件。她說,自己是「怕老師」的學生,第一次被退件時,沒辦法接受,「有種馬上被擊倒的感覺」,這也是她後來沒有走學術路線的原因。不過,就算被退,還是必須回頭與老師繼續討論,硬著頭皮繼續做、思考。

贊助文章

精選影音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