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繼續瀏覽該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隱私權政策
作者/蘇思云 Cheers雜誌 2019-12-31 圖片來源:廖祐瑲攝影,卓杜信影像處理,上行娛樂提供提供
創作歌手許書豪在歌曲《路轉人不轉》中曾寫下:「命運怎麼這樣,捉弄人的夢想,在未知的海岸,怎麼勇敢越浪。我又再一次看見自己的力量,推開夜的漫長,OH 我還能怎樣。」走過解約、走過街頭、走過金曲獎入圍最佳國語男歌手獎,許書豪愈來愈能收放自如地玩出他的「豪」聲音。

沒有舞台,許書豪就自己創造舞台。他考上街頭藝人執照後,自此3年,一邊在幕後做音樂、當和聲,一邊騎著125cc機車,背著吉他、把音箱跟麥克風夾在腳中間,包包放電瓶,一週三晚,走遍台北師大、西門町與信義區香提大道的角落。

街頭表演不售票,人們覺得不好聽就會走掉,「非常真實的舞台,比任何選秀還殘酷,」他說。

街頭亦是個小社會,處處都是磨練。許書豪坦言,多數時候,他得唱別人的歌,才能聚集人氣。只能偶爾「偷渡」自己的創作,像是3首當紅的歌配上一首自己寫的歌,努力讓聽眾認識自己。

表演也考驗體力,本來預期唱2小時,「萬一最後開始有人聚集來聽怎麼辦?當然是繼續唱下去!」因此,許書豪有時一唱就是3、4個小時。

甚至,許書豪還要面對「鄰居」的壓力。像是旁邊有人跳街舞、扯鈴,許書豪以靜態彈唱為主,他苦笑道:「今天有人在你旁邊,不管是不是音樂演出,別人表演比你精采,你就輸了。」

反過來說,街頭也有溫馨的一面。許書豪回憶,他最喜歡在台北師大的小公園表演。當時,學生們常常會圍坐一圈聽他唱歌,結束後再來認識他、為他打氣,「相對來說,這邊最沒有錢賺,但最有人賺,」他笑道。

許書豪曾收到不知名的觀眾留下一盒披薩和一罐可樂給他,「有張小紙條寫著:看你這樣很辛苦,表演完可填飽肚子。」時隔多年,他依然記憶猶新。

10年打磨入圍金曲,對細節依舊堅持

為了更專注地唱自己的歌,許書豪後來決定不再接歌手的演唱會和聲。但努力唱出自己的聲音,市場卻不見得買單。許書豪在2015年11月17日,自費十幾萬出版第一張專輯《OUTDO.不安於適》,然而,金曲沒入圍,對快30歲的他而言,無疑是沉重的打擊。

許書豪坦言,舞台就是歌手的全部,對當時還在泥濘中掙扎的他來說,表演收入並不穩定,「心理壓力比在舞台上的壓力大得多,常常在想的是:下個表演在哪裡?」他講得坦白。

《OUTDO.不安於適》是想給18歲的自己一個交代。許書豪說,他花10年追一個夢,如今沒入圍,或許回去找工作、兼職做音樂就好。他淡淡地說:「空養一個夢想,好像也不是辦法。」

沒想到峰迴路轉,後來許書豪口中的伯樂──上行娛樂總經理、同時也是歌手的陳威全在一次開車聽廣播中聽到許書豪的聲音,兩人意外結緣。

贊助文章

精選影音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