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繼續瀏覽該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隱私權政策
作者/吳佩旻 Cheers雜誌 2019-12-31 圖片來源:廖祐瑲攝影,卓杜信影像處理,劉黛瑩Facebook提供提供
年逾30才踏進演藝圈,初試啼聲,即以黑馬之姿入圍第52屆金鐘獎戲劇節目「新進演員獎」,隔年再獲入圍MOD微電影暨金片子創作大賽「最佳女演員獎」,她是演員──劉黛瑩。 非科班出身,大學時念政治大學政治學系,研究所念台灣師範大學大眾傳播研究所,劉黛瑩畢業後投入戲劇幕後工作,原本夢想當記者,卻誤打誤撞地成為一名演員。 現在的她,享受當演員的樂趣,對演戲時挖掘內心的過程,直呼過癮,同時也更深刻地觀察社會,試圖以理性思考的鑰匙,透過表演來解開所有人生的謎團。

像她也曾經對是否繼續念博士班感到迷惘,當時向蔡如音求助,蔡如音與她分享自己在國外念博士的經驗,班上同學來自世界各地,但有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很清楚自己為何而來,將去哪裡。聽完後,她反問自己,念博士班似乎只是「想要」,而不是「必須」,所以緊急踩了剎車。畢竟博士生涯漫長,找到非念不可的理由再去念,比較能堅持到底。

劉黛瑩說,每個人念研究所的動機都不同,有些人看重目的性,確定要拿到文憑;也有些人是為了自我督促而念,因為研究所從期中末報告到小組討論,都必須驅策自己做研究,在課堂中跟同學做深度討論與辯論。

嘗試才能得出一條路,別放棄和自己對話

若是不清楚人生志向,生活壓力也不大的人,不妨將研究所當成是個中繼站。像她就是最初對人生沒有太多想法。直到進入研究所後,開始有鋪天蓋地的問題席捲而來,一邊看著投入職場的同學遭遇,一邊又看著自己正在鑽研的學門,促使她開始逼迫自己做出選擇。

劉黛瑩說,研究所是學習與自己共處的寶貴時光,從課程規劃、決定論文題目,到學習時程規劃等,都必須不斷跟自己對話。所以,她的結論是──「絕對不會有白費的人生」

世界上有太多煩惱比寫論文更令人感到痛苦,如果真的陷入泥淖,可以先離開學習環境或多找人聊聊,都會有幫助。「即使念了後才發現不喜歡,沒拿到學位也沒關係,」劉黛瑩說。不要覺得遺憾,因為年輕就是本錢,本就該不斷去嘗試。

最後,她再次強調,好好去感受孤寂,是人生很重要的功課。如同她自己,就是從研究所開始對人生進行深度思考,「這種孤寂最終會成為養分,淬鍊自己去面對接下來的各種挑戰。」

贊助文章

精選影音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