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繼續瀏覽該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隱私權政策
作者/張道宜 Cheers雜誌 2019-12-31 圖片來源:廖祐瑲攝影提供
2019年,Facebook上10年挑戰(#10yearchallenge)席捲社群世界。恰巧,2009年正是盧廣仲拿下金曲獎最佳新人的那一年。不過如果他要拍10年挑戰,不同之處,絕對不只換了長褲那麼簡單。

創作不只考驗盧廣仲的創意,也測試著他的心理強度。「創作時,很興奮但也很脆弱。興奮是可能下一秒這首歌就寫完了;脆弱的是,把它寫出來之後,覺得這邊不好聽,卻又沒有更好的旋律,」他坦言,每每寫歌寫到懷疑人生的時刻,其實並不罕見,「這時候就會覺得,我是不是變爛了。」

也許是10年前的盧廣仲太鮮明,也太過耀眼,退伍後的盧廣仲,一直思索怎麼找回當時的自己,卻陷入更深的比較與迷惘。雖然喜歡,但他一直不曾深刻思索,自己真正希望透過音樂傳達什麼?當生活中的組成成分不同了,又怎麼可能寫出與當初同一類型的音樂呢?

大學時那輛追撞而來的公車已經不再,而這次撞上他的,是想像中過於巨大的盧廣仲。首次重返小巨蛋開唱,票房卻無法再像過去那樣秒殺,為了克服低潮,他除了從台北一路徒步走回台南,11天走了43.5萬步,也試著擺脫過去的創作模式,大量閱讀各種書籍。

遇到低潮,學習與它共處

回頭看這段「匍匐前進」的過程,盧廣仲發現,其實古人也給了不少寶貴意見。「低潮時,道家講『順應自然』、『無用之用』,有時候,沒有用也是一種作用,」他說。就算覺得自己爛,盧廣仲也不急著從谷底爬出來:「靈感就像下雨,你無法說現在土地很乾,要老天現在就下雨;但可以改種一些比較耐旱的作物。我就做一些不需要靠靈感也能做的事,像是練吉他、分析別人的音樂。」

「迷惘是創作者一輩子都要面對的題目,」盧廣仲說。雖然歌曲不像從前那麼白話,但盧廣仲試著把自己的不同面向化成作品:「可以有答案,沒有也沒關係。就是在音樂裡分享自己的迷惘,和聽眾一起去討論這些。我們會一起成長,也會有各自的答案。」

不再是以前那個過於單純的樂天派,如今的盧廣仲更豐滿,也自認更能應對各種發生在身上的情緒,並且透過音符傳達,「現在,我能夠更完整表達我的各種面向,就連講到愛情,好像也可以有幾句歌詞表達。」

10年過後,大學留在盧廣仲身上的四分之一依舊活躍著;在時程允許下,盧廣仲每年會舉辦「我愛吉他社」活動,由各校吉他社報名,被選中的學校社團,就能與盧廣仲近距離互動。

贊助文章

精選影音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