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設計「超吸睛」學習歷程檔案一次GO
作者/校園記者黃軒 責任編輯/林哲緯 Web only 2020-03-20 圖片來源:教育部提供提供
17年前,陳毓婷來雲林縣馬光國中報到時,光從市區開車到這裡,就花了2個多小時。「怎麼這麼鄉下?」還沒報到就想離開,是陳毓婷初到偏鄉的第一個反應。但急著逃走的心情,卻在數個月後消失了。經過實地家訪,她看見偏鄉孩子的匱乏,於是自發成立音樂、運動社團,努力提升孩子的信心,如今她不但愛上這裡,更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奇遇。

「明年再考教甄,趕緊離開這裡吧!」這兩句話是陳毓婷的爸媽,在得知陳毓婷要到雲林縣馬光國中教書時的提議。

起初,陳毓婷確實也有快速逃離的念頭,但就在日復一日地熟悉環境,並看見當地學生對未來的迷茫後,她開始有了不同的看法:「這裡的居民友善親切,學生純樸、有禮貌,我很喜歡。」這個念頭,讓她決定留下奉獻學生,一轉眼就是17年。

儘管少子化讓教師缺額僧多粥少,但偏鄉學校卻仍缺乏穩定的師資。因為地處偏遠、學生程度落差大,讓願意進入偏鄉地區任教的人寥寥無幾。即使教育部近年修改法令,通過教師資格檢定者,若願意到偏鄉學校代理或代課,可抵免實習,卻仍構不成誘因。

面對老師來來去去,偏鄉孩童只能不斷問:老師什麼時候回來? 

學生家庭失能,當老師也要當保母

問陳毓婷究竟為何來到馬光國中?又為何走上教職一途?她坦言,「當老師有寒暑假,又不怕沒有工作。」是讓她最初決定踏上這條路的原因之一。社會普遍對老師的想像,是個具有「權威」的角色,對女性來說,無疑是更是個安全又穩定的選擇。

不過,當她實際來到馬光國中後,卻逐漸發現老師非但不再與「權威」劃上等號,更多時候,反倒更像個「保母」。除了教書,還得負擔家庭失能學生的照顧責任。也因為如此,讓她對「老師」這個角色有更深的認知,同時也察覺,自己的肩上扛著不平凡的責任。


▲老師陳毓婷決定留在偏鄉學校,想辦法解決她所看見的問題,以一個老師微薄的力量。

陳毓婷說,偏鄉地區資源短缺,使得多數居民對生活不抱希望。許多孩子的家長忙於工作、無力管教,家庭功能也呈現「停擺」狀態。因此,如何補足原生家庭的教育資源匱乏,成了老師工作的一環。

每當發現學生缺席,陳毓婷便打電話給家長。只是,來自電話另一端的答案,卻常常是孩子還在睡覺,家長也百般無奈,直說自己「管不動」。這時,她就得扮演學生的「morning call(鬧鐘)」,親自去把孩子帶來上課。

贊助文章

精選影音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