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站使用Cookies。繼續瀏覽該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隱私權政策
作者/校園記者徐采薇 責任編輯/林哲緯 Web only 2020-05-07 圖片來源:詹鳳春、樹木醫詹鳳春@Facebook提供
她是台灣第一位女樹木醫生。從曾經被放棄的孩子到拿到東京大學博士,是什麼改變了她的一生?

每年初春,粉嫩、緋紅、雪白的顏色交錯而至,阿里山櫻花季是許多遊客賞櫻的最佳去處,但很少人知道,在這浪漫的景緻背後,有「櫻王」之稱在內的數棵櫻花樹曾一度陷入病危,多虧樹醫生詹鳳春帶著學生經過1年多的悉心治療才逐漸好轉。

樹木醫這份職業聽來或許陌生,因為台灣目前尚未有樹木醫制度。詹鳳春遠赴日本才考取樹木醫執照,全台目前僅有2人取得此執照,因此她是台灣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女樹木醫。

要考取這份執照,考試資格必須有7年的實務經歷,第1階段筆試1,000多人中僅有120人通過,第2階段則將學生集中住宿,10天內上課、考試不斷穿插進行,一旦累計3科以上低於60分,就要馬上打包走人。她回憶:「那時身邊都是50、60歲以上的人,而且女生只有1、2人,」她在33歲時就一次考過,這彷彿天才般的機遇,讓人難以想像她也曾是一個被放棄的孩子。

從石縫中萌芽,需要一股衝動

詹鳳春是個鄉下小孩,家中並不富裕,在6個兄弟姊妹中排行老5。5歲時,她因一場意外,雙腳受到超過80%面積的3度燙傷,甚至差點截肢。

她在自傳中曾寫道:「醫生將雙腿上燙熟的三層皮拿掉時,是我第一次感到痛不欲生。我咬緊牙根告訴自己:這輩子不會有這麼痛的事了!」

重新開始學走路,已經是她7歲的事。小學時,她想證明自己即使雙腿燙傷也能像常人一樣跑步,決定參加田徑隊,卻漸漸荒廢學業,因此高中只得在靜修女中唸補校。在補校的孩子多半不愛學習,老師也不積極授課,她覺得上學沒意思,便選擇曠課。要被退學之際,當時的導師找她談話,允許她不來上課,但她必須自己念書考上大學。為了這個約定,她鐵下心來努力念書,最終考取了輔仁大學日本語文系。

贊助文章

精選影音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