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鄭閔聲Cheers雜誌第204期 2017-09-01 圖片來源:廖祐瑲
房價還是高得嚇人,以年輕族群為主的無殼鍋牛,只能暫時棲身租屋市場「借殼」,繼續朝人生目標邁進。 但受到市場結構與資訊不對稱的影響,租屋壓力也日漸沉重,要找到一個安穩舒適的空間似乎愈來愈難,只能無奈犧牲生活品質,選擇頂樓加蓋、甚至「陽台雅房」,想住進市中心蛋黃區的好房子,像是種奢求。在不理想的大環境裡,除了期待政府介入,或是逼自己快速成長、早日擺脫「借殼」宿命之外,還有什麼方法能實現心目中的居住正義?

小萱不是沒想過往更遠的地方找,但即使在新北市,合乎預算的選擇也只有分租雅房與隔間套房;交通便利、屋齡較新的獨立套房,通常開價極高。幾經考慮,她決定租下現在的頂樓隔間,即使夏天很熱、還有一面外牆是脆弱的木板、她也只能接受。

「這些事情遇多了,一般人都會覺得很累;再加上找房子通常有時間壓力,所以很多人容易投降,屈就於比較差的房子。」黃舒衛認為,租屋市場的資訊不對稱,確實讓承租方處於不利位置;房東招租容易,當然更沒有動力修繕老舊消耗的設施,租屋品質自然日益低落。

除了租金,強勢房東還能主導代收費用,一般租屋電費多使用獨立電表,按度數計費,單價由房東決定。立委林俊憲日前舉行記者會控訴房東收取每度6元電費,讓房客寧願忍耐高溫也不敢開冷氣,而小萱就是立委口中「痛不欲生」的弱勢房客;但在台北市,甚至還有每度8元的行情。

當大環境讓租金上漲成為必然,房客在市場又有種種劣勢,租屋壓力當然日益沉重。過去消費者能用「以租代買」對抗高房價;經濟能力相對不優渥的租屋族卻很難以「拒租」作為抵制手段。難道解決方案,就只剩認命地往都市外圍移動,或在蛋黃區尋找品質較低的住所嗎?

答案未必這麼悲觀。

打破市場黑箱,增加議價籌碼

「只要政府投入資源,打破『黑市交易』結構,讓租屋市場透明化,租屋族手上就能擁有更多籌碼,不再任人宰割,」彭建文表示,若租屋者能掌握何處有出租房屋、區域的大致租金行情,就不怕面對試圖哄抬的房東,或是屈就品質不佳的屋況,「知道哪裡還有其他選擇,就是議價最好的後盾。」

想讓租屋市場透明,最直接的方式是由房客申報租金扣除額、讓房東申報所得稅。2017年剛上路的租賃新制,就明文規定房東不得拒絕房客報稅要求,但實務上,如實申報的房客依舊是極少數。原因很簡單:擁有主導權的房東,會以漲房租或找理由拒租,回應房客報稅需求。

張金鶚表示,只要稅務機關願投入人力查稅,想落實租賃新制的報稅規定,進而促成租屋市場透明化,一點都不困難;即使屋主因為納稅而喊漲租金,房客還是申請政府提供的租金補貼,一來一往絕對划算。只是,政府住宅政策「重買房、輕租屋」的立場必須調整;房客也該意識到主動爭取權益,有助租屋市場長遠的健康發展。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