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鄭執好的文化 2018-05-10 圖片來源:stocksnap.io
若我們還能再會,定要一醉方休。若我們就此永別,願你夜夜好夢。

不出三個月,此前在香港幾年慵懶早衰的啤酒肚不見了,失眠困擾也一去不返。我開始學習做飯,並漸漸痴迷,暗自想著可以繼承父親的好手藝,雖遠不及,起碼也可以在操持我家飯菜二十年的姥姥別居、每年只有年夜飯才會大展身手的父親過世的情況下,仍可以憑一己之力延續家的味道。

因為,母親多年來遠離灶前,一心撲在我身上。令自己竊喜的是,我在烹飪方面還算遺傳了父親的天賦,嘗過的親友也都讚賞有加,我的成就感激增,半年後更是可獨自料理一整桌年夜飯。

那一桌年夜飯之豐盛,就好像這個家裡從未少過一口人。我跟母親一直吃到大年初五,仍不得不忍痛將剩餘飯菜倒掉。

一年後,我回到香港復學,後又開始工作,再次與母親遠隔萬里。每年中的大部分時間,她身邊都沒有跟她親口道晚安的人。

某年寒假,我收拾行李準備回香港開始新工作的前夜,窗外刮起疾風下起暴雪,後陽臺上「 當」一聲巨響,我準備穿外套出去查看前,母親已經驚醒,走出來問我發生了什麼,我安慰她回房間睡吧,我去看看。

原來是一根沉重的不銹鋼管被風刮落在地的撞擊聲,後陽臺還堆放著許多根同樣的鋼管,原本都是父親曾計畫自己動手裝修後陽臺,打算打造柵欄的。

工程已經進行了一大半,他卻不在了。回想至此,我忍不住在風雪中掉了幾滴眼淚,很快在睫毛上凍成了冰。我頂著寒風,用粗麻繩子重新把一堆鋼管捆綁好,安放在陽臺最穩妥的角落,確保它們不會再因為一陣風或一場雪跌出巨響,害得母親從夢中驚醒。

因為我不想再有這樣的時刻,讓她連在身邊呼喚一個人的勇氣都沒有。

我只祈求,她可以在我不在家的無數個夜晚中,睡得踏實。

3.

2013年4月15日,遠在大洋彼岸美國波士頓的一聲巨響,帶走了一個無辜女孩年輕的生命,她的名字叫呂令子。

令子是我高中的學妹,她高一那年,我高三,曾在校園內擦肩而過無數次,聽過同幾位老師的課、吃過同幾樣學校餐廳飯菜,卻並未有幸相識。

爆炸案發生當日,我只聽說遇難女孩是我的學妹,還未來得及從震驚中平復情緒,便收到母親發來的微信:呂令子是你呂軍叔叔的女兒,真的不敢相信,真的太痛心了。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