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洪雪珍大人の社團 2018-08-14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中年了,孩子離手了,工作也不再是重心,手上時間一大把,有空就是和朋友聚一聚,但是有的聚會,聊的話題都是「不在場」的無辜第三者。

哪裡知道,我和曉菁的這個下一攤,談著談著,談到最後,竟然是兩人抱頭痛哭,哭得暢快淋漓,有如山洪暴發,一口氣要把前半生的苦與難一起隨著淚水沖掉。

這段談話,更加讓我深深感到,人生的難,輪不到別人說一句話。

別人的事,不是我們看到的那樣子,也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子,唯一能做的是閉上嘴巴,不置一詞。

一個轉彎,走向另一個風景

曉菁從小優秀,一路搭順風車,從北一女、台大、到大企業任職,屬於人生勝利組,四十歲即擁有人人欣羨的一切,愛她的先生、聰明的兒子,以及漂亮的職銜、優渥的薪水。

時光倒回十五年前,任誰都無法想像天之驕子的曉菁,後來人生丕變,生命版圖硬生生裂開一條巨縫,一邊是天堂,一邊是煉獄。

當時夫妻兩人都正值春風得意好年華,也正因此天真爛漫地以為,人生是一條不斷上揚的直線,於是相繼做出大膽的決定,換工作!而轉折點,就在此時出現。

老天這個玩笑未免開太大了,起初是五十歲的先生從顛峰期滑落,斜度之陡、速度之快,遠超乎負荷。自CEO高位被失業,四處求職碰壁,於是去創業,結果更慘!賠光積蓄,背負龐大債務,連房子拿去抵押都不夠還。

曉菁能怎麼辦?只得更加賣力工作,以求保住飯碗,因此每天加班,回到家精疲力盡,就是想睡覺,對兒子逐漸失去耐性,兒子經常露出驚惶神色。

直到上國中,在學校不時打架鬧事,診斷出來是過動兒,無法注意力集中,對學習失去興趣,全身精力無處發洩,打擾到其他同學上課,因此曉菁不時要被叫到學校談話。

我感到奇怪,為什麼兒子讀小學時沒有這個問題?原來是因為家庭產生劇變,曉菁未能再扮演慈母角色,而父親長期處於失業,情緒不穩定,誘發兒子的過動兒傾向。

國中讀得很勉強,高中讀了五所,最後一所是曉菁拜託學校讓兒子畢業。現在兒子25歲,工作有一搭沒一搭,做的都是臨時人員,領的是時薪,也沒有任何未來的打算。

永遠不知道哪片雲才會下雨

一個失業的丈夫,努力想要找個工作,卻十年來沒有拿回家一毛錢;一個過動的兒子,也想要認真過人生,但是沒有學歷、沒有經歷,前途茫然...

延伸閱讀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