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葉揚大塊文化 2019-04-17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我本來已經做好為寶寶赴湯蹈火的準備,可惜沒有機會了...

一份愛裡面,也有它的宿命。

半夜,婦產科醫生傳了簡訊來,「難以啟齒,非常遺憾。」醫生說,他收到羊水檢查報告了。

直到隔天早上,我才看到簡訊,我走到廁所,一大清早,先生正在刷牙,一面用另一隻手在玩手機遊戲。

「你在幹嘛?」我問。

「刷牙啊,」他一副很理所當然的表情。我開不了口,接著彼得漱漱口,走到廚房,「我幫妳熱了滴雞精,等一下就可以喝。寶寶心臟要長肉⋯⋯」

這時我才轉頭,告訴先生剛剛收到的訊息,我不會忘記,他站在那裡,端著雞精,一動也不動的表情。

妳不要怕,知道嗎?

上午,做了最後確認,第十八條染色體出了錯—愛德華氏症。下午,就住進病房,開始引產的程序。

我打給媽媽,在電話裡哭,媽媽只說,「妳不要怕,知道嗎?不要怕。」

門診醫生說,寶寶周數比較大,出生後可能還會活著,與其這樣掙扎,我們從肚子先打一針,讓寶寶心跳停止,之後再去病房等生產。

我不知道。我說,我不知道。

醫生安靜地看著我。

「我可以等,等寶寶自己生出來嗎?到時候,到時候再看看⋯⋯」

醫生緩緩地,用堅定的口氣說明:「這是愛德華氏症,寶寶不一定能活著生下來,會死在肚子裡,就算生下來,預後很差,可能癱瘓,可能腦部有狀況,會有很多問題,預期壽命只有幾天或是幾個月,對孩子也很辛苦。妳知道嗎,婦產科這些先進的技術,妳做的所有檢查,就是要抓出這樣的胎兒缺陷⋯⋯這個時候,妳要面對⋯⋯妳要去面對⋯⋯」

我不說話,抿著嘴,我知道醫生是對的,可是我想要反駁,我就是很想要抗議些什麼,只是議題不明。

「不然,妳再想一下,門診結束之前回來。」醫生接著補充,「在這之前,你們可以先去吃點東西。」

醫院樓下有一間親子餐廳,我們點了草莓霜淇淋,胎動還在持續。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