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劉呈逸Cheers雜誌第219期 2018-11-29 圖片來源:廖祐瑲攝影,洪詩晴提供
正視自身軟肋,並找到背對壓力源的方式,洪詩晴建構出屬於自己的職場負面能量管理方法。

【超業實戰工作坊】你不是沒有業務實力,而是沒有掌握人性需求,《生命產業NO.1  28歲年薪突破千萬業績》高淑娟,4/24業務力-識人互動,解析4大顧客類型,早鳥優惠限額30席>>>

10月底的台鐵普悠瑪翻車意外,最終造成18死190傷的悲劇。觸目驚心的現場震驚全國,而在各種奔走救援的身影中,有股溫暖療癒的力量格外引人注目。

那是從全台各地自願趕來的遺體修復師,他們不眠不休地以一針一線修補罹難者遺體,只為帶給逝者最後的尊嚴,也稍稍撫慰生者的哀痛。

成立於2014年的76行者遺體美容修復團隊,是以社會公益作為首要訴求的非營利組織。

無論是高雄氣爆、台南維冠金龍大樓倒塌,到這次宜蘭的普悠瑪事故,總會看到他們一身黑衣,左右臂膀上各繡縫著藍、紅色布章,專注於一般人難以正視的血肉殘骸中,竭盡所能讓那些巨大傷痛下的面容恢復平靜,然後能「完整回家」。

來到76行者位於彰化和美的工作室,身為組織召集人之一的洪詩晴,這一頭講述著當初一腳踏入這行當的過往,另一頭又要不時空出雙手,安撫著依偎在身邊的女兒。

問起怎會投身外界認為「負能量滿載」的殯葬行業?洪詩晴帶著些許苦澀的笑容說:「面對不會把祕密說出去的往生者,反而更沒壓力。」

在進入殯葬業之前,她包過檳榔、賣過衛生紙,甚至做過網拍。收入雖足夠應付日常開銷,但服務業隨時得具備的職業性親切,讓她感到十分虛偽而「厭世」,才會起心動念踏入這行,當起遺體修復師。

回憶起當學徒的日子,洪詩晴說:「這行與想像的完全不一樣。」事實上,殯葬業的女性員工多數做不久,高流動率導致前輩不願意在一開始傾囊相授。當時,她死撐活盼等了一個月,前輩才終於願意開口跟她說話,逐步傳授起專業的殯儀知識。

然而,當初抱持著能夠遠離「不再虛偽」的想望加入殯葬業,卻沒想到,新的課題是從此得學會和負能量共處。

暫停工作找洩壓出口,不讓負面情緒黏上你

在這行待得愈久,就發現要面對的遠遠不只是亡者,無論是家屬的要求、現場悲傷的氛圍,甚至是對死者自然激發的同情心,都暗暗累積著無形的情緒壓力。若不好好面對、抒發它,很容易被負能量壓住而喘不過氣來。

洪詩晴舉例,2016年台南維冠金龍大樓倒塌後,她隨即趕到事故現場進行遺體修復,面對一擔架、一擔架持續送到眼前的小孩遺體,她再也忍不住,只能任憑淚水模糊視線。

「當下,我只能告訴自己是來做事,不是來難過的,」洪詩晴知道,自己若是陷在情緒中,眼淚阻擋的不只是目光,更會因為顫抖而拿不住手上的剪子。她只能用意志力催眠自己,保持冷靜,完成工作送這些孩子走完最後一程。

而當下的情緒壓力,並不會因為下工後就從心中一走了之。就算回到家中,負面能量仍舊會在腦海中重播,悲觀的想法往往如漩渦般在其中不斷翻攪。

洪詩晴坦言,要逃出負能量漩渦並不簡單,但持續與這些負能量過招,已漸漸讓她找到共處之道,箇中的祕訣就在於「背對」二字。

洪詩晴認為,即使無法正面迎擊工作場合帶來的負能量,不妨找個方法,暫時讓自己「背對」壓力源。若工作時的負面能量太過濃厚,她會選擇暫時離開現場,試著深呼吸調節氣息,甚至找面牆壁來罵,藉這些動作讓情緒冷卻下來。

為什麼這麼做會有效?這是因為負面能量與情緒都有「黏著性」,會不斷扒住注意力;此時若能適時轉換情境,它們便會隨時間過去而慢慢失去黏性,一旦情緒不再高漲,就能回復工作姿態。


▲對洪詩晴來說,家人就是她最重要的「充電器」,每當工作壓力不能紓解,就會帶著一家四處旅行,藉著跳脫日常生活,排除負能量。

找出心最「軟」那塊,做好衝擊準備再投入

此外,洪詩晴認為,工作時得注意不能將負能量隨意「說」出口。當負能量溢出體外時,會進一步滲透工作空間,影響到其他人。這個惡性循環反而會加強它的「黏性」,回過頭來再次影響自身。

只是,真正的課題在於,大部分的負面能量都是在檯面下暗濤洶湧,當事者很難當下即時意識到。等到累積出一片汪洋後,才猛地一次潰堤,此時才想到要「背對」負能量,又談何容易?

洪詩晴解釋,每個人都有相對脆弱的「軟肋」,因而不會有一套處理負能量的萬用標準。唯有時常與自己對話,找到心裡最「軟」的那一塊,體會出自身不可承受之輕後,才能降低負面能量的衝擊。

洪詩晴剛開始面對幼童或是孕婦案例時,情緒總會來得又快又猛,等到意識壓力上來,早已來不及反應。

這種經驗不斷出現,她才體會到,自己身為兩個孩子的母親,自然容易對這類案例更敏感。因此,每當得知對象為孩童,她便會先在一旁面對牆壁深呼吸,做足心理準備再出手。

透過一次又一次與負面情緒過招,洪詩晴在一番跌撞後,終於不再讓自己輕易被負能量纏上,「我現在很少因為情緒波動影響專業,」她露出滿意的微笑說。

正視自身軟肋,並找到背對壓力源的方式,洪詩晴建構出屬於自己的職場負面能量管理方法。甚至在晉升管理者後,也能在現場即時觀察到負面氣氛瀰漫,要求抗壓性較低的同事暫時離開,有意識地把他們從漩渦中拽出來,冷卻情緒。

嘗試跳脫日常慣性,工作後把情緒清空

洪詩晴強調,持續工作勢必會堆砌壓力,一味忍耐,只會導致疲倦不斷加深,健康的做法不是忽視這些負能量,而是為它們找到出口。

「適當跳脫原本生活,就是一種釋放壓力的方式,」洪詩晴解釋,工作時,雖要學著降低情緒起伏,但日常卻需避免過度地自我控制,才不會適得其反。

若將控制情緒的意志力,比喻成心理層面的肌肉,自我控制的時間一久,意志力肌肉便會疲倦,將回過頭來影響生理作息。

為了舒緩緊繃的意志力,洪詩晴曾在徹夜完成遺體修復工作後,仍堅持不直接回家休息;她反而到圖書館翻翻書,用一個上午的天光,讓書中的故事情節移轉負能量,待心裡的漣漪平息,再活力飽滿地離開。

就外人角度,熬夜工作後還不倒頭就睡,或許很不可思議;但在同為遺體修復師的丈夫陳修將的眼中,卻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陳修將解釋,先學會在工作後「沉澱」,才不會影響到日常生活。他自己下工後,甚至會獨自在車裡待著「放空」,長達2個小時,確定負面情緒已轉換成正面能量,才願意打開家門。

如今,洪詩晴已經不是苦盼著前輩開口指點迷津的菜鳥,也不是那個會讓眼淚影響專業的母親,更不是困於負能量牆角中的受害者。

她開始慢慢將自己的領悟分享到周遭,每當有家屬心痛地抱著她哭訴,洪詩晴總會告訴他們:「想哭就大聲哭一次吧,讓負面情緒抒發出來後,還是得勇敢走下去。」

死亡的殘酷面貌,本是人人避之唯恐不及,而洪詩晴可以處之泰然的理由,是她深刻體會到,遺體修復師的工作,不只是透過雙手修復亡者的肉體,也是藉此修補生者的心靈。

能為無常的世界,多寫下一些有情的日常,那些必須因此額外承擔、消化的負面能量,也就值得了。

3個心理武裝,擊敗你的負面情緒

● 找出情緒軟肋

因為身分、環境或是其他個人背景不同,每個人對不同的事會有不同程度的抗壓性。為自己定義出無法抵抗的情緒類別,在下次面對時,先做好充分心理準備。

● 暫時背對壓力源

工作場合常會出現負面能量滿載的壓力源,此時不妨起身離開現場,或是找件事來轉移注意力。讓自己暫時背對壓力來源,等到情緒冷卻後,才能恢復原有的工作心態。

● 適當跳脫日常

工作帶來的情緒與壓力會隱隱累積,當事人卻很難察覺。因此,偶爾為自己安排例行事務以外的活動,例如,找間咖啡廳放空,或是出門運動,舒緩意志力肌肉,為生活充電。

※更多精采內容在12月號《2019能量管理Start!》│博客來天下網路書店雜誌訂閱專區

【超業實戰工作坊】你不是沒有業務實力,而是沒有掌握人性需求,《生命產業NO.1  28歲年薪突破千萬業績》高淑娟,4/24業務力-識人互動,解析4大顧客類型,早鳥優惠限額30席>>>

雜誌介紹

關鍵字: 洪詩晴 能量管理 情緒管理 遺體修復師 普悠瑪 負能量 殯葬業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